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07 長風起,萬裏黃沙落花萼,倩影相輝(二十五)

    第三更。(看啦又看小說網)

    ------

    “龐兄方才燃燒自己,卻不幸隕落在此。不知我厲若海能做到哪一步?”

    厲若海的聲音如這山風呼嘯,響徹在這偌大的山巔之上!

    有傷在身,實力受損,對手更是前所未有的強大,甚至還有同樣強悍、甚至不下於他的對手在背後反水……但這一切的不利反而讓他越挫越勇,終於在重壓之下,氣勢和意誌龍虎交泰,臻至一生前所未有的巔峰!

    在這一刻,他和之前的龐斑一般無二!

    “你所謂的至尊境界,我來領教一下吧!”

    話音一落,厲若海便是輕輕一抓,一柄無形的丈二紅槍在他手心出現,勢如燎原的槍氣縱橫十幾丈,瞬間將那秦夢瑤所在的地方覆蓋!

    轟!

    巨石翻轉,天翻地覆!

    碎石之中一道奇異的光團旋轉出現,不斷有爆裂的真氣炸開,有的四散開來,有的卻是化作了粉齏,輕飄飄的落下。驟然之間,數道掌風從那混亂之中湧出,將厲若海的無形槍氣一把抓住,奮力扯動,竟是將全部的打散了!而且那掌風繼續不散,反向朝厲若海拍去!

    到了半空,已經變得一丈方圓,儼然要把厲若海拍扁一樣!

    厲若海淩然不懼,手中的虛幻長槍繼續刺出道道真氣,有和對方來一場對攻的架勢!且在他全力施為的同時,一片如星辰浩瀚的劍光也隨之出現,緊隨著長槍一起與秦夢瑤的掌風撞到了一起!浪翻雲的覆雨劍終於發動了,三股力量在厲若海麵前同時碰撞僵持,竟是勢均力敵,然後猛烈的晃動了幾下,不同的真氣同時歸於虛無!

    不等人喘息一口氣,一個嬌弱的身影已經拔地而起。人在半空,天魔緞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接連射出,詭異的伸展的十幾米,朝秦夢瑤所在的方位密集穿插!

    嘭!嘭!嘭!

    在的全力施為之下,灌注了真氣的緞帶絲毫不下於鋒利的長劍,十幾根緞帶同時刺穿了堅硬的巨石地麵,方圓一丈之類形成了一個無死角的飽和攻擊,幾乎每一寸的地麵都被轟擊的千瘡百孔!

    而秦夢瑤被徹底的掩埋在了亂石之中!

    有人甚至想,麵對這樣的大招洗地,不知秦夢瑤怎麽樣了?

    地麵微微顫動一下,似乎有一個聲音低語,說出了一個冗長且奇異的顫音。

    “是慈航靜齋的劍心通明口訣!”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很快那堆亂石猛地同時跳起飛舞,然後在一股強大真氣的裹挾之下旋轉著升到了半空,又鋪天蓋地的朝幾大高手撲去。碎石帶著真氣,如一柄柄長劍化雨落下,與之前的攻勢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劍心通明,領悟劍的真諦,可以不滯於物,以萬物為劍!

    這是慈航劍典之中僅次於死關的那一層境界,在大江湖中屬於極高境界的武功。很多人也都曾見識過,但在秦夢瑤手裏施展出來,竟是有著這般駭人的威力!

    嗤!嗤!嗤!

    碎石落下,高速的摩擦,就連空氣中的溫度都升了不少。

    忽地一個手掌印在空中出現,然後輕輕一晃,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四個變八個……一個呼吸之後,數十個手掌印便是布滿了天空,盡數的迎向了那些碎石!在一陣叫人牙酸的碰撞和破裂聲中,碎石化作了灰塵,將四大高手所在的地方籠罩了,仿佛濃霧一般遮住了眾人的身影!

    一陣山風吹過,露出了那幾人的身影。

    向雨田站在前麵,擺在胸前的雙手輕輕收回,然後彈去了上麵的灰塵!

    方才正是他出手,攔住了秦夢瑤這近乎群殺的一擊。

    不過他臉色也是極為嚴肅,與等人並肩站著,看著前方一個地坑之中慢慢走出的秦夢瑤!

    她毫發無損,甚至連之前狼狽都沒有了,傷勢也不再那麽可怕!殘留在衣衫上的血跡,甚至都有了幹涸凝結的跡象!

    “看來這就是你們的選擇了!”

    她微微歎息一聲。

    然後伸出了白嫩的右手,輕輕虛抓。遠處的飛翼劍一跳,錚一聲跳出了巨石地麵的束縛,仿佛若有靈性回到了她的手中!

    npc們開始大招相互轟擊,玩家們都是看的目瞪口呆,雖然還在繼續交手,但明顯被嚇得有些畏畏縮縮!但還有兩個人卻不為所動,一個是天師孫恩,另一個則是邪王石之軒!

    因為孫恩不動,石之軒也沒有動,石之軒需要防備這家夥再來一次偷襲,所以竟形成了這樣奇怪的默契!

    “邪王,我們就這樣等著,看他們分出勝負,其實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孫恩微微一笑。

    石之軒眼中帶著寒芒,臉色冷冰冰的。

    孫恩卻繼續歎道:“當初我和你商量過,現在的結局豈不是和當初一樣?”

    “哼,當初你我的商議,可沒有投靠秦夢瑤這樣的內容!”石之軒道。

    “那麽有什麽不同呢?所有種種都是手段,隻要結局是一樣的!”孫恩歎道,“你也看到了,之前七人聯手尚且不是秦夢瑤的對手。現在這四個人……不,即便是加上你,五個人聯手也沒有什麽勝算!你智慧過人,應該看得出來!”

    石之軒沉吟不語,身上的氣息暗暗湧動,衣衫也是鼓蕩不已。

    孫恩趁熱打鐵道:“所以我們不必動手了。你我多次交手,都在伯仲之間。我可以答應你,若是秦夢瑤贏了,我便讓你走。若是你們贏了,我便任你處置,如何?我們兩人爭來爭去,在這一場戰局中已經沒有了意義。”

    石之軒沉吟片刻,忽地哈哈一笑,目光落到了正在與秦夢瑤對峙的四大高手身上。他也不看孫恩,兀自朗聲道:“結局有什麽意義?或許的確沒有什麽!不過我邪王豈是隻看重結局的人?天師,之前你我不分勝負,今天正是大好機會,錯過那可真是可惜了!”

    孫恩臉色一變,搖頭道:“何苦呢?”

    石之軒卻伸出右手,真氣流轉之下,一層白霜漸漸出現在掌心。他兀自冷冷道:“如果說是我心裏不爽,想打你一頓,這個理由算不算充分?”

    孫恩一愣,正要說話,那石之軒卻已經一晃,身形消失在了眼前。當他重新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孫恩一側了,手掌詭異的按到了孫恩的右肋上!

    “唉!”

    且在石之軒即將吞吐真氣,想要重傷孫恩的時候。那孫恩高大的身軀閃電般縮動,然後憑空一拳,與石之軒的手掌碰撞到了一起!

    砰!

    兩大高手終於也開始動手了。兩人對雙方都很熟悉,一上來就是以快打快,瞬間就交換了十幾招。招數之間都是用足了真氣,隱藏著致命的殺機。這一次他們獨立於眾人之外的單挑,是真得一決高下,而不是當年在世人麵前一場精心編製的表演了!

    十幾招一過,似乎還是勢均力敵。那孫恩交手之餘歎道:“沒想到你這麽聰明的人,也會做這種無趣的事情。石之軒,即便是你贏了又能如何?當年的你叱吒風雲,可從來沒有做過這樣衝動的決定。”

    “如果是當年的石之軒,或許我已經做了和你一樣的選擇了!說起來我也有些懷念啊!”

    石之軒莫名的歎息了這一句,然後再度一掌將孫恩要說的話給打了回去。孫恩皺了皺眉,心裏微微煩亂,忽地又聽到一個聲音道:“沒想到邪王也是這般有趣的人……唉,早知道當初我就選擇支持你了!”

    孫恩沒來由的心裏一跳。

    他一拳架開了石之軒,轉頭看到了山頂上出現了一個玩家。那玩家一襲白衣,長身如玉,正笑嘻嘻的看著這裏,臉上似有玩世不恭的模樣,但手持一柄華麗的長劍,整個人卻有著一種與眾不同的氣度!

    雲中龍!

    這不正是他孫恩之前的支持者,大江湖最有名的雙雄之一麽?

    看到了雲中龍的出現,那石之軒也是輕輕的皺了皺眉頭。

    他知道這是玩家中的頂級高手,就連三大宗師都死在其手中,委實不容小視!尤其這人還是孫恩的支持者……

    正想著間,那雲中龍又是一笑,懶洋洋道:“邪王不必多想,今天我不是來對付你的。嗯,準確的說,今天我是來做一個叛變者的。唉,想到當初我們曾並肩戰鬥,如今卻要對你拔劍,竟是有些傷心呢!孫天師……”

    那孫恩臉色閃過了一絲詫異,沉吟道:“你想對我出手?”

    “沒錯,是有這個打算!還請天師不吝賜教了!”

    “為什麽?難道你不考慮那些大江湖的獎勵了?”

    “怎麽說呢,我這個人想找一個合適的對手。至於獎勵……我放棄初衷,轉而對付自己支持的人,應該會損失不少。希望殺了你能有補償一些呢!”雲中龍道。

    孫恩搖搖頭:“其實你我並無利益衝突。本天師可是一直都很看好你,甚至都想傳你衣缽的!”

    “誰說不是呢?像我這麽優秀的人,有時候也挺為難的!”雲中龍咧嘴一笑,“我早就體會出天師你的良苦用心了。嗯,我也曾暢想過,真的拜你為師,學得黃天**,甚至成為給天師教的少教主,謔謔謔,想想就有些激動啊!”

    孫恩沉吟不語,隻是默默的看著這位有些**的玩家。

    “不過陰差陽錯,我竟走到了秦夢瑤的對立麵。正所謂一步錯,步步錯,我已經無法回頭了,所以隻能選擇與你放對一次!來吧,天師,我想和你交手也很久了!不知我的遊龍劍,加上獨孤九劍和嫁衣神功,還有戰神圖錄的武功,能讓我在你手中走過多少個回合!”

    “你……究竟是為什麽?”孫恩依舊問了這一句。

    “和邪王一樣,忽然想打你一頓,這個理由算不算?”雲中龍哈哈一笑,在一陣奇異的金屬交鳴聲中,遊龍劍已經出鞘!

    劍尖指著孫恩,雲中龍的嫁衣神功緩緩提升,氣息也開始慢慢攀升,不過他還是百忙之中回頭對石之軒說了一句:“邪王,你也要小心了!我來對付孫恩,不過也有人需要你來應付。都是冤家對手,你可不要輸給我們玩家啊!”

    石之軒心裏一動,旁邊卻是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然後他看到了一個身材魁梧且蒙著麵的玩家,提著正揮灑劍氣的長生劍,默默的盯著他。露在外麵的目光中,帶著熱切的挑戰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