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919章 心疼她了

    “紀醫生!”

    楚清婉臉上掛起笑,連耳廓後也帶著紅暈。(看啦又看手機版m.zzhyyy.com.cn)

    沈思茵看得恍惚,似乎許多年前,她看著蕭宗翰的時候,也常常露出這樣的神情……

    楚姑娘,應是喜歡這位紀醫生的吧……

    沈思茵朝紀醫生看去,身材挺拔,儀表堂堂,她看他的時候,他也恰巧伸出手來:“你好,我是紀墨。”

    留洋回來的人,身上難免帶著些西方人的習慣。

    沈思茵為楚清婉感到高興,這樣一個人,的確值得托付終身。

    她正亂七八糟的想著,那邊,楚清婉已經將沈思茵的打算告訴了紀墨,紀墨聽後,臉上的神色有些嚴肅,轉頭看向沈思茵:“你真想好了?

    如果執意保孩子,孩子存活的可能性不大,你的命肯定是留不下的。如果現在打掉孩子,你還有一絲活下去的機會。”

    “嗯……孩子,有多大的幾率活下來?”沈思茵神色殷殷。

    “幾乎為零。”

    零……

    沈思茵臉色迅速蒼白,空氣幾乎凝滯,沒有人說話,良久,她才狠狠吸了口氣,抬眼再看向紀墨的時候,眸中已滿是堅定:“有勞了。”

    紀墨神色複雜。

    這個女人,願意為了幾乎為零的機會,放棄生的希望。該說她傻、還是偉大?

    他嘴唇動了動,到底還是將勸說的話吞了下去。

    “好,那我開幾服藥,你帶走按時吃。有問題一定聯係我。”

    “好,多謝。”

    ……

    從醫院裏回來,沈思茵便將紀墨給自己開的藥藏好。

    她看著自己尚且算平坦的小腹,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自從這日起,在蕭宗翰看不到的地方,沈思茵和楚清婉的關係越來越親密。

    有時候,是楚清婉帶她去醫院做檢查,有時候,也會一起吃飯……

    沈思茵得的是胃病,辛辣刺激的東西根本不能碰,楚清婉竟親自給她煮一些軟硬適中的粥,力求讓她肚子裏的孩子保證營養……

    “今天是山藥粥,還熱著,你等會喝。”

    楚清婉將端著的粥放到沈思茵麵前,她身上係著圍裙,配上那張嫵媚嬌豔的臉,怎麽看怎麽違和。

    沈思茵卻隻想流淚……

    這輩子,她還是第一次被別人這樣小心翼翼的對待、這樣的溫暖,第一次感受到……

    她有些無措,不知自己如何做才能回饋。

    楚清婉將身上的圍裙取下來,“差不多了,快喝。可不能把我兒子給餓壞了。”

    “你……”沈思茵震驚:“你要收養他……?” wavv

    “你不願意?”楚清婉挑眉:“還是嫌棄我的身份不夠?”

    “自然不是!”沈思茵下意識道:“可你一個未婚女人怎麽帶孩子……會給你招來許多非議。”

    “嗤,我一個女人,招來的非議還少?”楚清婉毫不在意的一撩頭發:“她們是嫉妒我的美貌。”

    “唔……”沈思茵忍笑,點點頭。抿了兩口粥,突然又抬頭:“你怎麽知道是兒子,萬一是女兒呢……”

    “都一樣。”楚清婉坐在她對麵,眼睛直直盯著她。

    沈思茵被她盯得不自在,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又擦擦嘴角:“怎麽了?”哪裏不對嗎?

    “沒事,你吃。”

    “嗯。”沈思茵喝著粥,突然,手中的勺子動了動,一個軟軟的荷包蛋,從下麵浮了上來。她心中一動,看向楚清婉。

    “生日快樂!”楚清婉笑著,放在桌下的手往上一舉,一個小巧的蛋糕出現在她麵前,“這是我自己做的,問過紀墨了,他說你能吃。”

    沈思茵攥著勺子的手微微顫抖,鼻頭發酸,一時間她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

    “等下,我點上蠟燭。”楚清婉說著,自顧自去拿蠟燭。

    沈思茵趁機抹掉眼中的濕潤。

    楚清婉將蠟燭插上點燃,小小的燭火裏,映出沈思茵瘦削蒼白的臉……

    這一天,沈思茵過得很快樂。

    她出身雖好,但從小也沒有過同齡玩伴,沈星月雖然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但她母親因為沈星月的母親而死,她也和她走得極遠。父親雖疼她,卻沒時間陪她……

    這一天,她真的很開心,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