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結局(最終章)!

    誰也沒有細想,剛才林衛把管甚和明月安然送到了哪裏。(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但如今曼珠出現在身旁,餘念才反應過來,學院的東邊正好是適應生宿舍。

    林衛的意思可能是想要他們逃,可能。

    但真相如何,可能要待會再說了。

    因為上原京介和曼珠都沒有猶豫,手裏的武器分別刺向了餘念腦袋兩側的太陽穴,濃稠的鮮血流淌出來,腥臭無比。

    餘念為了靠近孫無情,解開了部分包圍著他的高能粒子牆,而上原京介和曼珠的行蹤,就連超級計算機也難以捕捉到。

    這真的是絕妙的機會。

    就連這片黑暗,也來的如此及時。

    上原京介順手把刀在餘念的腦子裏轉了一圈,就把目光投向了倒在一旁的孫無情。“卡爾斯”的動作並沒有停止,無數的機械臂想要抓著孫無情的胳膊,把他拖回最底層的實驗室。

    它們或許是繼續著餘念的命令,但那個老人已經倒在血泊之中,永生者雖然也有傷口快速痊愈的能力,但如果破壞他的大腦,也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這位……先生,我們要趕緊走……”曼珠的聲音都在顫抖,有槍口在她出來的時候就指著她,速度之快,讓她有些後怕。

    但沒有命令,機器也不會輕舉妄動。

    “帶不走。”上原京介滿臉都是塵土,也不知道他是怎麽把雅典娜送出聯邦,又在一周內回來,同管甚和明月安然對上。但如果沒有他,管甚或許沒有那麽輕易的接近這架鋼鐵巨獸。

    餘念沒有想到這一點,學院雖然有上原京介的資料,但在此之前,其實他並沒有真正出手過。

    或許,能預見這個結局的,隻有一個人。

    “安然姐說我們會帶走他,是不是有什麽辦法?”曼珠看著身下已經不再動彈的餘念,想上前搭把手,但粗壯的機械臂不是他們手中的軍刀可以砍斷。如果沒有原子構成的恩賜,他們走不掉。

    但就在他們想叫醒孫無情的時候,一道清晰而冷酷的電子音再次重複了一遍。

    “‘卡爾斯’已經完全接管‘朋友’係統。”

    “它怎麽還在運作?”上原京介小聲嘀咕了一句,盯著孫無情的身體,甚至想把他的四肢砍斷,反正現代科技又不是沒有假肢。

    “不知道,誰能來停下這個東西。嘿,‘朋友’!”曼珠並不知道“卡爾斯”的存在,整個聯邦除了有限幾個人,都認為“朋友”是他們唯一的超級計算機。

    “‘卡爾斯’已經完全接管‘朋友’係統。”

    詭異的電子音還在重複,盡管有明月安然的預言安心,但上原京介卻汗毛一豎,回頭又看了一眼餘念的屍體,沒有任何變化。

    突然,在電子音結束之後,嗡的一聲,在場的三人都感覺大腦仿佛被針狠狠紮進肉裏一樣,原本還保留有意識的孫無情感覺自己就像是衝高空中落入大海,所有的感覺,都被剝奪不見。

    再睜開眼時,一片白色。

    睜眼這個詞或許不太妥當,孫無情感覺現在的狀態,像是做夢。

    眼前似乎有東西在流動,但是當孫無情想要直起身子,視線卻沒有任何變化。他就像是被放入深海的一盞燈,周圍的一切似乎以他為中心被照亮,但更遠處確實深邃的黑暗。

    身體,不見了。

    人類接收外界的信息有多種渠道,觸覺、嗅覺、聽覺,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可能接收到信息,而這才是他們最終要得到的東西,才是所有判斷的依據。

    但現在,他好像直接拿到了所有的信息。

    不是被看到的或者是聽到的,就像做夢的時候,信息在自己的大腦中回滾一樣。

    但做夢可得不到什麽新東西。

    眼前的一切,孫無情並未見過。

    走馬燈?

    意識帶著他不斷移動,他忽然發現即使在明亮處,也會有細小的,如同黑色棉絮一樣的東西在流動。有時像海底的蛇,有時又像天邊成片的烏雲。

    但孫無情都不熟悉。

    記憶倒是還剩點,孫無情至少知道自己剛剛和餘念戰鬥過,隻是有些過去的記憶似乎丟失了,他也僅僅知道丟失了,或許丟了什麽也再想不起來。

    至少這個地方,他真的沒見過。

    即使這裏看似無邊無際,但時間的流逝感還在,那些黑色棉絮不斷的蜿蜒爬行,就像時間的沙漏一點一滴落下。

    孫無情靠近了它們。

    濃鬱的黑色棉絮慢慢顯露出了鏤空狀,越靠近,越發現它的結構十分複雜,似乎,就像人類的基因組一樣糾纏在一起。

    再度捷徑,細細往前“看”去,孫無情忽然感覺渾身汗毛一豎,嚇得立刻遠離了視線。

    那團黑棉絮,居然一個個數字和符號!

    他看到了零和一,看到了簡單到極致的筆畫,它們不斷重複地往前遊動,就像是河中潯流而上的魚。

    這些應該都是計算機的語言,這下,孫無情大概知道自己身處於怎樣的境地。

    突然,隨著他後退的動作,整個世界忽然起了變化。黑色的棉絮闖進了白色的邊界,黑暗和光明交融到一起,慢慢就有了顏色。

    顏色之後,是形狀。黑色和白色聚集到一處,先是一片血樣的鮮紅,然後變成了地毯。

    紅色的地毯,厚重的石柱,再然後,是火盆裏熊熊燃燒的烈火。

    一個宮殿內部的形狀,慢慢顯現了出來。

    “有些秘密,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

    餘念的聲音忽然在台階上的王座中響起,孫無情驚恐的轉換視角,發現剛才還老態龍鍾的他,不知道什麽時候坐在王座之上,並且,看上去年輕了很多,儼然一副中年人的模樣。

    “你沒死?”孫無情突然想起了最後一刻,餘念靠近他的時候,上原京介和曼珠兩個人出現在他身後。

    雖然這確實在他和上原京介的計劃之內,但畢竟擊殺餘念是世界上最難的任務,孫無情根本沒把握成功。

    但既然上原京介已經出現了,餘念應該死了才對。

    那他們兩個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意識上傳不是什麽新奇玩意,隻是沒有人認為我會這麽做。”餘念說道:“我的身體本來就是長壽的容器,沒有理由冒險把自己的意識上傳到計算機。”

    “難道你已經把你自己的意識同步到……‘卡爾斯’?這樣難道不會被……同化?”

    “總是能有折中的辦法,比如模仿人類大腦做一個儲藏用的生物體。我還是可以用我的意識來做決策,而並非冒險進入計算機的洪流。”

    “書院有人能做到。”

    “吳天成,我知道他的恩賜。”中年的餘念有一種軍人般的肅殺之氣,怕是幾百年前二戰時的經曆改變了他的氣質:“但那又如何,隻要把你的大腦研究透,我什麽恩賜都可以有。能保持自我意識控製計算機,易如反掌。”

    孫無情沉默不言,現在他的意識明顯被接入了係統之中,在係統外,“卡爾斯”肯定沒有停止

    運作,而上原京介和曼珠,完全不可能從這台機器手中奪走他。

    為了今天的計劃,死了很多人。

    但直到最後,才發現所有人的努力都是徒勞。

    “如果不是被逼到最後,我不會使用這個辦法,意味著如果沒有合適的容器,我暫時無法生存。”餘念雙手背到身後,抬頭歎了一口氣。話音剛落,天空中的黑暗又突然風卷雲湧,組成了另一幅畫麵。

    屏幕上,是陷入鏖戰之中的蓬萊島。

    作為鼎鼎有名的大殺器,蓬萊島的存在令所有國家都膽戰心驚,也從來沒有人敢正麵和這個軍事堡壘抗衡。不管是教堂的五王座還是聯邦的戰鬥機器人,都沒有人敢嚐試。

    但今天,投入到這個戰場中的資源,再一次刷新了戰爭的規模。

    無數的導彈彼此轟炸,兩架計算機彼此入侵對方的領空,屬於東國和聯邦的戰鬥,一時間雖難解難分,但蓬萊島畢竟處於他人領土,是聯邦的政治中心,即使武器隻針對位於郊外的蓬萊島,也難免處於孤立無援的境地。

    再過不久,戰鬥便可宣告結束。餘念把孫無情搶回,半個月之後,他就能把自己的意識同步到超級計算機,成為真正的矽基生命。

    這龐大的信息流組成的世界,他已經運用自如,如果他再能跳出生物體的束縛,整個世界沒人是他的對手。

    “‘卡爾斯’已經完全接管‘朋友’係統。”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電子音傳入兩個人的大腦。餘念聽後皺起了眉頭,閉上眼睛,無數的信息流正在追尋這句話的出處。

    原本接管提醒說一次就夠了,但從孫無情倒地,“朋友”的計算力完全被卡梅爾城掌握之後,這個提醒就出現了四次。

    不太正常。

    餘念發出了停止提示的命令,作為“卡爾斯”主人的他其實根本不知道這台機器的運作模式,他是使用者,從來隻會給出命令。

    至於如何做到,那是計算機的事情。

    “‘卡爾斯’已經完全接管‘朋友’係統。”

    “怎麽回事!"餘念有些慌亂,聯邦正處於緊要的時候,任何決策都可能導致他的心血付諸東流。更何況孫無情已經落入他的手中,可以說是吃下這顆果實的最後一步,不應該有什麽閃失。

    但當他轉過頭,下意識的把目光投向自己的獵物時,卻發現孫無情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

    對這個量子世界的理解,決定了他們在這個世界擁有的形狀。餘念已經可以在這裏具化出一個小型的宮殿,甚至連細節都一一複製數百年前中世紀的造型,而遠遠看去,孫無情不過是一個光團。

    但現在,在他身後,站著一個人?!

    一個戴著眼鏡,和真實世界一般無二的年輕男子。

    “孫……傳……”

    餘念的聲音不受控製的回蕩在這個量子世界中,原本手足無措的孫無情渾身一震,剛要後退,卻感覺到一隻溫暖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肩膀?本不應該有這個感覺才對。

    孫無情下意識的回過頭,這一次他終於有了視線偏移的感覺,就在這轉頭的一瞬間,好像身體的所有控製權都回到了自己身上。

    他從一個光團,變成了原來的模樣。

    在他身後,站著一個戴黑框眼鏡,身材瘦削的年輕男子。

    對這個人,孫無情十分陌生。陌生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這個人。

    孫傳庭,大家都說他是孫無情的父親。

    男子側過頭,迎上了孫無情的目光。他和孫無情一般高,隻是因為太瘦,反倒被孫無情擋住了半個身子,就好像躲在他後麵一樣。

    孫傳庭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隨著他的動作,這個宮殿再度起了變化。看似堅硬的石柱就像被恩賜分解了一樣瞬間消失,漆黑的數據代碼再次重組,很快在兩人身後,展現出聯邦首都卡梅爾城的模樣。

    “兩年沒回來了,有點想念。”

    他開口的瞬間,餘念感覺有些頭暈目眩。他暗中調撥了大量的資源去尋找這個男人,可是傾盡聯邦之力,到最後還是追不到他一絲蹤跡。

    而現在,他卻堂而皇之的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你有恩賜。”餘念咬牙切齒:“你一直到27歲都沒有恩賜反應,我才讓你做數據中心的首席。”

    “我知道,因為我一直沒有用過。”

    “但是你大腦也沒有……”

    “我知道,因為我很早就切掉了。”孫傳庭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露出靦腆的笑容:“十五歲,一個小小的意外,我做了一個簡單的手術。”

    “意外……?”在孫傳庭消失後,餘念看完了他的所有資料。林衛用他時應該盤過他所有的曆史,他親自看過之後,也沒有任何問題。

    那場小小的事故,真的十分意外。

    但現在看來,並不是。

    “手術不小心切除了那塊組織,但是裏麵的數據卻保留到計算機裏,我後麵用計算機模擬催化,得到了我的恩賜。”

    “到底!誰給你的提示!”

    “一個小姑娘,很巧,他以前也住在一區,離曉曉家很近。”

    聽了這句話,就連孫無情也猜到了什麽,瞪大了雙眼。

    “吳忘語!?”餘念騰的一下從王座上彈起:“難道就連孫無情去一區……”

    “你冷靜點,餘念先生,我什麽都沒做,我不是一個愛計劃的人。”孫傳庭抬起頭,對上了餘念的目光:“可能都是巧合吧。”

    天花板上,學院和蓬萊島的戰鬥還在持續,但餘念已經無心戀戰。麵前出現的這個男人,似乎對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但他對孫傳庭這兩年做的額事,卻一無所知。

    巧合?吳忘語在這個時間線回溯過去,給了孫傳庭提示,讓他隱瞞自己的恩賜一直到兩年前。

    這樣,張依瞳才可能逃出聯邦。

    整個計劃,隻需要有一個人知道前因後果,便可利用時間恩賜,回溯過去。

    張依瞳。

    在這個計劃裏,鍾離望需要死,林衛需要以鍾離望的死為借口,利用大量的資源把吳忘語培育成新的執法者,然後成為孫傳庭隱瞞恩賜的契機。

    十五歲,剛好和吳忘語一般大小。

    那孫無情遇到吳忘語的事情呢?一區要拆遷,而孫無情正好被放到一區的療養院,而張曉曉的公館就在附近,但他當時可是特許執法者,這是誰給他的任務?

    誰給了他一個支援柳禦的任務?

    朋友。

    餘念摔倒回椅子上。

    “你的恩賜……是意識的量子化。”

    孫傳庭點點頭:“那天晚上,我在電腦裏過的。”

    “你在係統裏為自己開了後門……這件事,林衛知道嗎?”

    “他一開始不知道,但後來應該知道了,我托一個曾經的工作人員帶了話。”說到這裏,他看了一下孫無情,又露出一絲欣慰的微笑。

    “夠了。”餘念癱坐在位置

    上,一隻手在虛空之中按住了一個按鈕,又重複道:“夠了。”

    “您這樣,對大家都不好。”似乎知道他要做什麽,孫傳庭搖了搖頭。

    “你阻止不了我。”餘念那雙如鷹隼般的目光仿佛兩把利劍:“你根本就不想阻止我。我倒是想知道,如果我不按下這個按鈕呢?”

    “我可以毀掉這個係統。”孫傳庭抬起了他的下巴,露出亮白的牙齒:“因為蓬萊島的緣故,你把所有的計算力都調到卡梅爾城,甚至包括‘朋友’係統,這樣,原本套在‘朋友’身上的枷鎖就消失了。你確實有控製‘卡爾斯’和‘朋友’的權限,但我現在就是這個係統本身。”

    “人類怎麽可能做到這一點……你的意識……”

    “我的意識很快就會消失,估計需要幾個小時,但足夠了。”孫傳庭說道:“這麽多年來,就是為了這一刻準備的。”

    “等會。”孫無情忽然撥開他的手,站在兩人之間,問道:“你的意識會消失,他會取消自主決策權,那然後呢?誰來收拾這殘局?”

    孫傳庭眨了眨呀:“你啊。”

    “我?”

    “機器可分不清坐在那個位置上的是你還是他,既然都準備好了,為什麽不去呢?他取消掉自主決策權,我把他殺了,用你的意識替代係統的主程序。他不取消,我把這個係統毀了,給你留一個種子。”孫傳庭拍了拍孫無情的後背,右手一揮,無數的代碼流轉在他的手心,餘念的宮殿正在被他的意誌取代,剛才還不可一世的老人,現在居然不敢按下那個按鈕。

    “原來這就是你們的計劃。”餘念的聲音逐漸弱了下去:“不是你,不是依瞳,而是這個男孩。”

    “是的。”

    “為什麽?”

    “因為肯定要有一個人坐在那個位置上,在矽基生命的形態中,隻能有一個個體。”孫傳庭說道:“林衛想要保全聯邦,鍾離望想要維持現狀,但這些沒有意義,矽基生命一定會出現,就像人類取代兩棲動物一樣。這件事情,依瞳和我的態度一致。如果終有一天,全世界的意識都會被一個矽基生命取代,那我希望是我們的孩子。”

    “我以為你和他們一樣,為了正義。”餘念慘笑一聲,似乎沒想到自己會聽到這個答案。

    “正義?嗯,我沒想那麽多。”孫傳庭抬頭,看了一眼頭頂上蓬萊島的戰鬥。東國落敗的結果已經十分明顯,但一直到最後,蘇盡都沒有下令撤離。

    既然不願意撤離,那就別撤離了。

    孫傳庭沒有任何動作,但隨著他往前踏出一步,整個聯邦機器就像注入了興奮劑一樣,更多的導彈往天上砸去,甚至在大氣層之外,還有衛星武器瞄準了這座空中堡壘。

    “卡爾斯”係統,瞬間換了一個主人。

    即使強大如蓬萊島,在聯邦自願掏空所有家底的情況下,最終分裂成更小的幾架飛行器,遠離了卡梅爾城。

    這下,清淨了許多。

    而當孫傳庭轉過頭,餘念的手指已經按下了按鈕。

    “這一切,都在你計算的概率之內嗎?”餘念縮起了身子,就像一個畏寒的老人。

    “概率永遠算不到人心,餘念先生。”孫傳庭說道:“這是命運。”

    話音剛落,被藏在地底深處的餘念大腦被電流摧毀殆盡,這位強大的永生者,最終連自己的身體都沒能留住。他被喬治從北極逼到學院,又被孫無情等人的計劃逼得將意識上傳,蓬萊島的到來更是讓餘念把自己的千年基業拱手讓人。

    “好了,我很快就要走了。”孫傳庭看著空出來的王座,整個量子世界在他的手中不斷變化,最終落到了一個狹小的房間之中。

    孫無情看著四周,才發現這居然是他的家。

    孫傳庭在卡梅爾城的家,那個布滿植物和小寵物的屋子。

    “接管這個係統,我會變得怎麽樣?”

    “我不知道。”孫傳庭沉默片刻,打開房間的門,坐在了孫無情的床沿:“現在你的大腦數據已經解析完畢,隻要把你的意識上傳到係統……”

    “如果我不願意呢?”孫無情低頭看著孫傳庭。

    “你沒有選擇,剛才餘念已經取消掉了自主決策權。”孫傳庭揮手把屋頂掀開,天空之上,是無數閃著火光的計算集群。

    孫無情曾經在地底見過這個空間,這個被抽成真空的區域,是這台超級計算機的靈魂之一。

    現在,它在迅速的擴張,不受控製。

    短短幾秒之內,它就自作主張,利用聯邦的資源,不斷的擴大它的計算集群。餘念把所有的計算力都調到了卡梅爾城,這正好便宜了這台計算機。

    “碳基生命和矽基生命有些不同,卻又有些相似。人類的意識以量子形態儲存在大腦,機器的靈魂以代碼儲存在量子比特之中。碳基生命可以借助兩性繁殖優化並遺傳基因組,機器可以優化自己的代碼並且更換硬件,這兩者本不會有什麽不同。唯一不同的是計算上限,當這個生命出現的那一刻,便高過了所有人類計算力的總和。”

    “那人類呢……”

    “它的唯一目的就是擴張自己,就像人類通過繁衍擴張自己一樣。”孫傳庭轉頭看向孫無情,此時此刻,他發現自己父親雙眼之中,就像北極冰川那樣寒冷。

    “你是故意等餘念按下那個按鈕的。”

    沉默片刻,孫無情終於說出了這句話。

    孫傳庭沒有否認,隻是他們頭頂的景象沒有消失,無數的計算集群正在卡梅爾城蔓延,浩瀚如海的馮諾依曼機器正在街道上橫行,不出半天,這裏就會變成機器的天下。

    “你在逼我。”

    “這是唯一的辦法。”

    “如果我拒絕呢?”

    孫傳庭聽後歎了口氣,但除了歎氣以外,他什麽都沒說。

    無數的機械淹沒了卡梅爾城,它們張牙舞爪,占據了所有的空間。

    。。。。

    “情況遏製住了,院長,但‘太初’還是沒辦法入侵卡梅爾城。”

    東國書院內,正在院裏澆花的蘇盡聽了這句話,隻是輕輕點了點頭。

    “放張依瞳回去吧,事情結束了。”

    全集終

    作者的話:直到最後,我也沒想好這個結局該如何描述。或許我應該寫一寫孫無情在這個係統內做出的決定,表達一下他的反抗心情,但最終還是選擇這寥寥數字結尾。我在這本書上寫了170w字,其實不差這幾千字,但因為成績太差,我刪減的實在太多了。老實說,結尾並不算爛尾,這確實是一開始就想好的結局,但沒有足夠的鋪墊,這場戰鬥其實並不震撼人心。

    但還是完啦~這本書在人物塑造和劇情上很欠火候,下本書我一定會吸取教訓,一定會的!

    最後感謝各位的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