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三百九十一章

    天幕中依舊陰雲低垂、大雨雖然停了天空卻沒有隨之晴朗起來,這樣毫無觀賞價值的風景他已經看了整整一下午了。(m.zzhyyy.com.cn看啦又看手機版)

    “如果師兄你阻止不了、當然是我追隨而去了,不然、你們誰認路啊?”逐逢從汲浪的肩頭探出來,很不情願的歎了一聲、“我把自己藏起來,還以為能拖他個一時半刻再想想辦法,誰知道啊…”。

    “你去了又怎樣,接著守墓?”張師兄毫不客氣的問道、“那個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如果不能改變這場宿命,無論我們做多少都毫無意義!”。

    “改變?談何容易…”逐逢皺著眉頭想了想,之後就問、“師兄是…想到什麽了?”。

    “辦法也有、但是有沒有用就不知道了,就看三爺願不願意試試了?”張師兄又回頭看著汲浪,他坐在這裏冥想了一個下午總不能一點作用都沒有吧?

    汲浪和逐逢對望了一眼,停了一會兒才問道、“師兄的意思…是讓我去‘避奚園’?”。

    “不然呢?還有別的辦法嗎?”張師兄一聲長歎、“就算他不在乎這些名利富貴,對這個塵世間沒有留戀。畢竟這一世已為人父,至少…他也會念及骨肉親情,想見見孩子吧?”。

    汲浪的臉上不由有了幾分喜色,很讚同的點點頭、“隻要錯過了這個時辰,肯定還會有其它的解決辦法的!”。

    “但願吧…”張師兄沒什麽樂觀的心情,又暗自歎息了一聲。

    汲浪站在淒冷的夜風裏仰頭望向天空中,天空中陰鬱如舊、無星無月、暗無天日。

    也許雲開月明之前的夜幕,注定是要如此的黯淡無光的。

    穀良曾說過,這樣的天象無跡可尋、就算他那樣出神入化的高手尚且占卜不出結果,別人也隻能是帶著心中的祈願去祈求、祈求那個未知的結果,可以比預想的要仁慈一些。

    “三爺該走了,抓緊時間、時辰不等人呢…”逐逢提醒了一句、“觀天象不是咱們的強項,別不懂裝懂了!”。

    “少爺,等我!”汲浪這個時候沒心情和自己爭辯,開車出了‘江南新苑’就加快速度往‘避奚園’去了。

    隻要還有希望,哪怕是機會再渺茫,他也要緊緊抓住不能錯過。

    小溪穿過山穀、蜿蜒的流向遠方,清澈的溪流之中、逐水而去的,還有飛散零落的雪色花瓣。

    山穀間,是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梨花林、正是含苞盛放之時,穀底的風吹起落花漫天飛散。

    皎潔清幽的月色之中、紛紛揚揚的花瓣如靈動的蝶兒般在翩然起舞,純淨而纏綿的舞姿令人心生迷醉。

    好美的景致!他已經不止一次的在夢中見過這樣的雪蝶奇景,這是又入夢中了嗎?又回到了那座夢中的梨花穀地?

    可是這裏已經不再有他想找到的東西、也沒有他想見到的那個人,他又為何會故地重遊呢?

    “你…回來了?”有人在他身後輕聲一笑,幾許羞怯、又幾許想念,或許還隱著幾許相思。

    溫婉柔和的笑聲很熟悉,淡而幽雅的幽蘭香氣襲來、比那漫天舞動的蝶兒更讓人迷醉,蘭天行轉身回頭。

    長發白裙、明眸流轉,她笑容中隱藏的那一絲離別的愁緒、看著讓他很心疼,雖然千年的光陰過去、她還如此執著的在等,他也該還她一個完美的結局了。

    “夢兒?夢兒…”蘭天行將她擁入懷中就抱緊了她、“夢兒,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們…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

    小溪順著山勢蜿蜒流過、又在穀地中迂回轉流,形成了一口小水塘。水塘不深、塘中有水,清澈見底。

    陽光從山穀中升起、照在那片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梨花林中,沒有枝繁葉茂的青翠蔥蘢、也沒有漫天飄飛的花瓣點綴,花盡葉落的穀地中隻是一片殘破的灰禿禿的陰晦昏暗。

    時近深冬季節、樹葉凋零花殘枝折也正常,但是這個原本應該很正常的季節的蛻變在這片穀地中、似乎包藏了很多看不見的危機和危險,顯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汲浪一直抬頭望向天空中,雖然觀星取象不是他的強項、但是這個時候除了不懂裝懂的看風景之外,他隻能懊悔的長籲短歎了。

    蘭天行帶著塵夢離開嵐灣的時候隻帶了‘青字輩’中的幾個弟子隨行,當時是更深夜靜也沒驚動其他人。等汲浪從‘避奚園’中回來之後,少爺家裏已是人去樓空了。

    很明顯的,是蘭天行在臨行之前故意的打了個時間差、讓他以為自己還有機會扭轉局勢也就毫無防備的去求人了,但是結果呢?

    他的這點道行與蘭家大少爺相比,不止是被甩了好幾條街、而是根本沒有可比性,他是一直都在蘭天行事先給他設計好的那條路上不停的徘徊著。

    看似一刻不停的四處奔波救火,可轉來轉去還是停留在那個老地方從未離開過。

    所以如今的汲三爺不止是悔而是恨,他恨宿命的薄情和殘忍、恨自己的無能和盲目自信,恨他不能代替蘭天行去承受。

    “別這麽執迷,你的恨意這麽強烈會影響到我正常發揮的…”逐逢輕拍了一下他的肩勸道、“這是主上自己選的,誰也不能功高蓋主的去束縛和改變他吧?”。

    汲浪撥開逐逢拍在他肩頭的那隻手,不耐煩的訓道、“少說廢話,去做你該做的…”。

    “你這麽不理智的情緒,不但會影響到我的感知力也會影響我的正常判斷…”逐逢無奈的歎了一聲、“三爺你要是不能控製好情緒恢複理智,我這個‘原神’可什麽都幹不了啊!”。

    “你…”汲浪剛想對著自己發火,也隻能暗歎了一聲。這個時候自責是沒用的,尋求個能解決問題的辦法才是正題。

    “我盡力,你也盡力!”逐逢又拍了一下汲浪的肩,自我安慰道、“他會回來的!”。

    汲浪抓住他的手緊握了一下,也自我安慰道、“好,自己小心…”。

    “隻要你的心境安然不受外界的變化所擾,我肯定會毫發無傷的回來的!”逐逢圍著汲浪輕飄飄的轉了一圈兒,又笑道、“對嘛,這才是三爺啊…”。

    “廢話真多!”汲浪暗自嘀咕了一句,他也覺得自己剛剛是太情緒化了、如果不能及時的調整好,不但什麽都做不成很可能會把自己給害死。

    康然靠在一株梨花樹上一直在想什麽,千年前他把大將軍雲葬在這裏的時候、這裏還是片寸草不生的幽冥之地,沒想到千年之後的今天已是物非人亦非。

    蘭天行的意圖很明顯,把他們這些局外的看客都推出來、無論天堂地獄他隻想一個人承擔,但是作為至交的這些位生死兄弟又真的能讓他步入絕境嗎?

    汲浪去‘避奚園’找到康然的時候蘭天行已經帶著塵夢離開了嵐灣、等冷旋帶著孩子趕過來想阻止的時候就太晚了,他們隻能臨時改了計劃冒險入穀試試運氣。

    因為逐逢被封在穀地裏千年之久、原本就是屬於這裏的原住民,雖然這座穀地一直都在毫無規律和章法的不停的變化著、熟悉此處地形地貌的逐逢雖然費了些周折耽擱了些時間,還是成功的找到了這口小水塘。

    當時蘭天行想把逐逢帶走就是為了避免這個結果,誰知逐逢竟然直接抗命和汲浪合成一體。如果強行讓他跟著、勢必也得把汲三爺給帶上,那麽得不償失的事兒蘭家大少爺也不能做。

    所以這個時候他們才能站在這裏,想合眾人之力改變那個所謂的被注定的宿命。

    如果是既已被注定了,又真的能輕易的被改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