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百一十五章 地牢

    飛鷹城城主道,“我記得那個地方雖然是修建在地下,但是它其實是建在一處地下岩層的上麵。(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在那岩層上有一道裂縫,那裏裂縫通向另一片山穀。

    我們可以去那片山穀裏,找到那處裂縫,然後從裂縫裏進入那處監牢。”

    “太好了!”吳鬆雙掌一拍,道,“那麽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飛鷹城城主說的那片山穀,距離飛鷹城有二十多裏。吳鬆他們出發時已經是戌時,一路上要躲避沿途搜查的官兵,到達時已經是黃昏了。

    山穀不大,他們很快就找到了一條地下裂縫。

    隻是問題是,那道裂縫橫貫山穀,該從什麽地方進入,又該怎麽找到通往監牢的裂縫,這些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飛鷹城城主也不敢肯定這條裂縫一定可以通往監牢,他隻是根據記憶中監牢的設計而做出了如此的猜測,很可能,這條裂縫根本就無法通往監牢。

    正當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靈犀幼獸從吳鬆的懷中跳到了地上,叫了一聲,然後進入了裂縫。

    吳鬆知道靈犀幼獸是找到路了,招呼大家道,“我們走,小家夥找到路了。”

    芭茅懷疑道,“這麽小的一隻幼獸,它懂得什麽?”

    吳鬆道,“不要小看它,將軍,它可是七階妖獸的幼崽,潛力無窮啊。今天早上,就是它帶著我找到了監牢所在。”

    一行人跟著靈犀幼獸,進入地下裂縫。

    從來沒有人來過這裏,他們所走的都是天然形成的路,十分的難走。有的路段十分寬敞,一行人走在上麵沒有什麽問題。

    有些路段就不然了,十分狹窄,吳鬆走在上麵,必須彎下腰才行。

    隻有靈犀幼獸體型小巧,無論路段是寬是窄,都能自如的穿行。

    走了半個時辰,在靜謐的地下裂縫裏,忽然傳來了流水聲。

    又走了一會兒,眾人來到一條河流旁邊。

    這是一條地下河,十分寬敞,水流湍急。

    靈犀幼獸站在河邊,衝著河水直叫喚。

    吳鬆明白它是要進入河中,看來要前往監牢,就需要穿過這條地下河流。

    飛鷹城城主道,“原來如此,在監牢和地下裂縫之間存在這麽一條地下河流,那麽這樣的話,有人如果想要偷偷溜進監牢,就需要跨過這道天塹。

    當初設計監牢的人,果然是一個高人啊。”

    芭茅道,“在地下河流裏無法浮出水麵換氣,如此一來,那就無法跨越了。”

    吳鬆看著地下河流那奔騰的水麵,沉吟良久,最後道,“也未必,我之前曾想到一個辦法,可以在水中長時間的潛行。”

    芭茅道,“什麽辦法?”

    一行人從地下裂縫裏出來,吳鬆和芭茅在附近的山穀裏很快打到了一隻野獸。

    吳鬆把那野獸的皮剝了下來,在皮上有一層薄薄的膜,非常的薄,但是卻十分堅韌。吳鬆小心翼翼的把那層膜取下來。

    然後他把那層膜紮起來,隻留著一個拳頭大小的口。

    山穀中有風,吳鬆張開那層膜,把風灌進去。

    隨後,吳鬆把膜完全紮緊。

    吳鬆等人再次回到地下河流,吳鬆道,“這一袋空氣,應該可以供我穿過這條地下河流了。”

    芭茅憂慮道,“你可得想清楚,如果到時候袋子裏的空氣用光了,你還沒有遊出地下河流,那你可就危險了。”

    吳鬆道,“生死有命,為了救出雲容,我願意冒這個險。”

    吳鬆把那袋空氣揣入懷中,然後一頭紮入河中。河水流的很急,而且他是逆流而上,遊動起來會更加的艱難。

    吳鬆遊了約莫有半個時辰,袋子裏的空氣已經用了有一半了。但是頭頂上依舊是堅硬的石壁。

    吳鬆繼續往前遊,忽然,水中出現了一團亮光。

    那團亮光越來越近,吳鬆逐漸看到,那團亮光是一頭妖獸發出來的。在它的身體上伸出長長的觸手,那些觸手纏繞在一起,像是一團水草。

    那妖獸察覺吳鬆靠近,伸出一條觸手,卷向吳鬆。

    吳鬆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砍斷那條觸手。頓時,一股黑色的液體從斷口處冒了出來。

    那妖獸渾身劇烈的抖動,像是感到了極為強烈的痛苦。

    妖獸伸出更多的觸手,卷向吳鬆。

    吳鬆揮動長劍,砍斷其中的一條觸手。但是雙手和雙腿很快就被觸手纏繞起來,動彈不得。

    那些觸手上生有許多的細小的尖刺,裹上吳鬆的身體之後,尖刺就紮入了吳鬆的身體。

    吳鬆感到全身都湧起一陣麻癢,意識變得模糊。

    他立刻運轉千方經,驅除體內的毒。

    妖獸察覺毒素無法奈何吳鬆,便收緊觸手,想要用蠻力把吳鬆的四肢折斷。

    吳鬆運轉天象拳,雙臂如兩條鐵棍,猛地一收,妖獸被拉向吳鬆。

    吳鬆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狠狠刺入妖獸的額頭上。

    妖獸的身體軟癱下來,緩緩的向水底沉下去。

    吳鬆擺脫掉妖獸身上的觸手,將袋子裏的空氣全部吸光。

    剛才和妖獸一番劇烈的搏鬥,讓吳鬆血行加速,即便是在吸了袋子裏的空氣之後,也還是感到有些窒息之感。

    他繼續沿著河流往上遊,他必須趕緊上岸,否則恐怕會有危險。

    又過了一刻鍾的時間,吳鬆再也堅持不住。他感覺肺部如要爆炸了一般,胸部憋得難受。

    吳鬆浮出水麵,在水麵之上,還是堅硬的石壁。

    水麵和石壁之間隻有一掌寬的間隙,根本就沒有空氣可供吳鬆呼吸。

    吳鬆絕望之際,掄起拳頭,狠狠砸在石壁上。

    出乎意料,石壁被吳鬆砸出了一個破洞。

    吳鬆吃了一驚,他再次掄起拳頭砸了上去。這一次,一大堆的碎石掉入了河中,同時一股微風吹拂在吳鬆的臉上。

    吳鬆貪婪的吸著,吸了一口又一口,窒息之感很快消失了。

    吳鬆把那個破洞扒拉得更大了點,然後爬了上去。

    那個破洞大約有半米厚,穿過這半米厚的岩層之後,上麵是一個低矮的山洞。

    吳鬆癱在山洞的地麵上,喘息了一會兒,隨後順著山洞的一個方向走去。

    沒走多久,吳鬆拐過一個彎兒,看到在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

    那裏有一片建築,應該就是飛鷹城城主所說的那處地下監牢。

    吳鬆悄悄來到監牢的附近,看向裏麵。

    監牢圍在一圈圍牆裏,吳鬆所在的位置較高,可以越過圍牆,看到裏麵的情況。

    裏麵是一些低矮的建築,一隊士兵在建築之間走來走去。

    吳鬆之前在地麵上看到的那個紅胡須力腓將軍,也在院子裏,正在和一個手下說著什麽。

    過了一會兒,那個力腓將軍和兩名手下走出監牢,順著一條路離開了。

    吳鬆又等了一刻鍾,然後等那隊士兵走到監牢的另一端之後,翻過了圍牆,進入了監牢裏麵。

    吳鬆快速穿過一片空地,來到一處低矮的房屋的後麵。

    此時一個獄卒模樣的額妖族來到附近的牆角方便,吳鬆悄無聲息的來到那個妖族的背後,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抵住妖族的背。

    那個妖族嚇得呆住了,吳鬆道,“這裏關押著幾名犯人?”

    妖族獄卒立刻道,“七名。”

    吳鬆道,“也沒有一名女子?”

    妖族獄卒道,“有。”

    吳鬆道,“帶我去找她。”

    妖族獄卒帶著吳鬆進入了其中的一個建築,吳鬆在來之前已經易容為妖族的樣子。巡邏的士兵看到兩人,沒有任何的懷疑。

    妖族獄卒帶著吳鬆進入的那棟建築,共有兩層。地麵上有一層,地下還有一層。

    妖族獄卒帶著吳鬆進入地下一層,徑直走到最裏麵的一個牢房,道,“好漢,她就在這裏。”

    牢房麵向走廊的一側是一排柵欄,透過柵欄,可以看到裏麵關著一個犯人。

    她穿著一襲華貴的衣袍,確實是一名女子,但是卻是一個妖族。

    吳鬆一把揪住獄卒的衣領,厲聲道,“我說的人族女子,你帶我來找她幹什麽?!”

    獄卒抖抖索索道,“好漢,你也沒有說清啊,這裏沒有關押什麽人族女子啊。”

    旁邊的一個牢房裏一個人大聲道,“是吳哥嗎?”

    吳鬆聽那人的聲音是將狼,立馬來到那間牢房前,道,“將狼?是我。”

    牢房裏站著一個人,他的手腳上都纏繞著鐵鏈,牢牢的把他束縛住。一根粗大的鐵鏈從房頂上垂落下來,穿過那人的肩膀,把他牢牢的捆了起來。

    將狼虛弱道,“吳哥,你終於來了。”

    吳鬆一劍劈開門鎖,進入了牢房。

    他劈開鎖住將狼的幾道鐵鏈,失去了鐵鏈的支撐,將狼頹然倒地。

    吳鬆抱住將狼,心疼道,“將狼,他們怎麽能這麽對你?”

    將狼道,“他們要帶走雲容小姐,我拚死阻攔,他們仗著人多,把我抓了起來。為了防止我使用能力,就以這種方式鎖住了我。”

    吳鬆道,“放心,我現在就救你出去。”

    獄卒趁著吳鬆不注意,轉身向外麵跑去。一邊跑,一邊大喊,“有賊人闖進來了!”

    外麵的士兵聽到獄卒的呼喊,立刻衝了進來。

    吳鬆背起將狼,發動天象拳,一拳打碎牆壁。

    他來到外麵,辨明方向,向剛才力腓離開的那條路跑去。

    監牢裏的守衛發現有人闖入之後,立刻燃起了示警火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