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章六四五 同伴

    兩軍陣前,卓飛、趙甲、端木相見了。(m.zzhyyy.com.cn看啦又看手機版)

    三人嘴角都露著笑意,沒有任何的不高興,也沒有任何的敵視的感覺,都直接走了出來,在那樂嗬嗬的走到了一起。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

    三人走出了非常禮貌的交流。

    “你們是從外麵來的吧。”

    “我也是。”

    “對,我們也是,你叫什麽啊,端木?這名字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哈哈,我叫卓飛,他叫趙甲,我們現在和你一樣,無處可去,還希望你收留啊。”

    聊的幾乎可以用他鄉遇故知的感覺來形容了。

    “好說,好說,上,上,到了山寨在說。”

    端木客氣引領。

    他這個人的心情本就有些雲淡風輕,對什麽事都是一副不怎麽關心的樣子,當然,這也和他的出身有關。

    此時啊,就頭前帶路,轟開了其他人,“你們都散去吧,我們是朋友,是老鄉。”

    “哈哈,對,對,你們自己去忙自己的事吧。”

    在所有人懵逼,大眼瞪小眼的注視下,一個個的散去了。

    而卓飛、端木、趙甲做到了聚義大廳裏,端木侃侃而談,“你們是什麽時間掉下來的啊,時間很久了,還是不久啊。”

    “我們不久,到現在為止還搞不清楚呢,你呢。”

    趙甲好奇的問著。

    端木實話實說,“我應該是最早的了,哎,當時很奇怪,很怪異,我們原本在山洞裏躲藏,結果地麵出現了裂縫就一起掉落到了之類,結果我醒來後,不知怎麽的,就我一個人了,其他人都走散了,也不知道什麽情況。”

    “啊!?這樣啊。”

    卓飛、趙甲這才知道了一些這裏麵的事,但還是問了,“你在這裏應該已經有一個多月了,就沒遇到過一個同伴。”

    “沒有,一個都沒有,額,按照你們的意思是,現在已經進來很多人了嗎?”

    “嗯,按照粗略計算,進來已經有百十餘人了,當然,這片世界也很大,如果走散了,也是不太好聚集。”

    這般聊著說著。

    端木還給他們倒了茶水,一邊喝一邊聊。

    這時,卓飛發現了端木的不對,端木就好像一個移動的冰窟一樣,總是冰冰涼涼的感覺,而是讓人並不是特別的束縛,偶爾還能看到血光閃爍。

    好像是殺的人太多了,身上帶了血氣一樣。

    可眼前這個人,明顯不是啊。

    卓飛搖頭,就問了,“我們倆實不相瞞,其實可以說是第九局的人,派下來執行任務的,額,不知這位朋友,你是哪門哪派的啊。”

    “是啊,可以感覺出,你這個年紀下本領很強,應該是名門正派吧。”

    “哈哈,名門正派肯定不是了,我啊,是黑姑奶奶的弟子,你們知道黑姑奶奶嗎?”

    “知道。”

    這一下,卓飛和趙甲都脫口而出,尤其是卓飛,在殺手界知道,這個黑姑奶奶可不是善茬就問了,“按理說,黑姑奶奶的弟子,不都叫什麽九嗎?你怎麽不是啊。”

    “嗨,到了我這,就懶得起了唄,所以啊,我就叫端木,沒其他名字。”

    “也行,也行。”

    一聽是黑姑奶奶的弟子,多少就有些警惕了,因為黑姑奶奶可不是什麽好人,對於他的弟子自然要防備防備。

    當然

    他敢於承認,而且直接就說了,就也讓二人越發的覺得,整個人啊,還是很容易交心的,就又喝了口茶,說,“那你下一步準備怎麽辦啊,是去找其他人,還是繼續在這做個山寨之主,山大王,逍遙的過活啊。”

    此地雲淡風輕,主要是手下還有百十來號人聽話,在此地可以說是過上了神仙一般的日子了。

    這樣的人生可不多見。

    有可能,迷戀上了。

    果不其然,端木笑了笑,一臉簡單的容貌下,笑著說道:“我,我現在真的蠻喜歡這樣的日子的,有人伺候,有時間看書,也沒人管我,挺好。”

    呲牙笑著的露出了十來個牙齒,就可以想象他多麽的高興了。

    “哈哈,是挺好,是不錯。”

    “人各有誌,沒什麽可說的。”

    趙甲、卓飛不會強人所難,就沒有在追問離開的事,又看了看這裏道:“那就祝你在此地底盤越來越大,日子越來越舒服了。”

    “好,好,哈哈,這樣,我讓手下人去給你們準備吃食,怎麽都讓你們留幾天,才能讓你們走,我也盡盡地主之誼。”

    “好,好。”

    就這麽說定了。

    端木去招呼人做飯,還嚷嚷呢,“去山下的活水處,抓幾條魚過來,要活魚,知道嗎?我要招待貴客。”

    “老大,知道了。”

    “我們這就去。”

    山寨開始忙碌起來。

    而屋裏麵的卓飛和趙甲也在議論,在那說道:“咱們倆怎麽辦啊,你看他的架勢,是肯定留下了,咱們啊,還得自己來。”

    “他剛才也說了,沒有任何的消息,哎,看來是還的靠自己啊。”

    “等天黑了,我帶著你到處飛著找一找,去去大城市,打聽打聽,應該還是好找的。”

    “好吧。”

    二人還定出了這樣的策略,準備夜間天黑了,卓飛變成會飛的物種,帶著趙甲去其他地方,看看,找找。

    所以此時一想,有卓飛這樣的超能力存在,一切就也不在那麽重要,一切就也不在那麽值得讓人著急了。

    “現在這裏安段一下,熟悉熟悉這個世界,咱們啊,在進行下一步。”

    “沒錯,沒錯,最起碼要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麽樣自的世界,這個世界的首都在說明地方把。”

    “沒錯,沒錯了。”

    哈哈笑著。

    二人說笑的還挺上道,越說越高興了。

    正好,端木回來了,拿了一些山上的野果子,樂嗬嗬的招呼著說道:“這果子很像是山楂的味道,好吃的很,嚐嚐。”

    “嗯,嗯。”

    二人伸手就吃,也不害怕下毒之類的。

    而端木呢,更加高興,還問呢,“你們笑什麽啊,有什麽好事啊。”

    “他鄉遇故知,還不算好事,哈哈。”

    “算,算,當然算了。”

    聊的越發高興。

    卓飛說,“雖然朋友你不會跟我們去尋找其他同伴了,但你肯定丟這個世界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吧,比如這個世界的首都在哪,在比如這個世界的世界到底都是個什麽情況,你說說,我們也有個準備是吧。”

    “額,這倒可以,我也是看了很多書,詢問了很多人,才知道的,所以啊,我也是一知半解,咱們啊一起探討,一起探討。”

    樂嗬嗬的就開始聊。

    自然有無數的話要聊,自然有無數的話要說,宛如許久未見的朋友一樣,侃侃而談,一天一夜都不夠了。

    當然。

    此時也說出了一個最主要的問題。

    趙甲問的,“你剛才說,你們是一起掉入的,那麽,你認識一個叫做韓立的人嗎?不瞞你說,這次我們來此的任務一大半是來找他的,你可見過。”

    “啊?!你們是來找韓立的,哈哈,我們當時就在一起,他負了傷,後來也掉落了,但卻從沒見過啊。”

    端木笑了,“怪不得見到你們這麽親切,原來你們是韓立的朋友,哈哈,韓立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你們是朋友,那咱們就是朋友了,哈哈,哈哈。”

    笑了。

    “我去,這麽湊巧,那可太好了。”

    “是啊,我們的任務第一步就是先找到他,沒想到你也認識他,那是太好了。”

    這一下,一眾人就跟高興了,跟有的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