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零一章 狂犬VS神拳耿(三)

    拈花指的精妙之處在於陰陽協調,風二清像在賣弄自己的絕技一樣,他使用完陰指後,開始展現出陽指的剛猛,大梵的刺拳凶猛無比,但是卻被陽指輕鬆化解,雙指指到大梵虎口處,後者隻覺得酸麻不已,忍不住收拳,但風二清卻不會放過追擊的好機會,“狂妄小子,給我斷一臂!”風二清一指攻向大梵肩膀處,後者集中上肢以肘抗衡,這才逃過斷臂之險。(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肘部作為人體最堅硬的部位之一,就算風二清的拈花指如何精妙也不會擊碎,何況大梵是金蒙空,他的鐵肘經過千錘百煉,已經不是尋常之物能夠比擬,“老家夥,咱們開始下一回合!看我如何破你的指法!”

    風二清笑了,他的拈花指就算老兄弟耿秋生都不敢說如此狂言,“可以,我一隻手對你,嗬嗬!”

    風二清以指為劍,攻向大梵心窩,誰知後者拿肘做盾結結實實的擋在了捏花指上,風二清手指吃疼,大梵的肘部很快腫起來,但他卻興奮異常,至少他找到了戰勝對方的方法,拈花指也不是什麽都能擊碎,畢竟風二清還不是佛祖!

    “你這種低劣的拳法怎麽能擋住我的拈花指!”風二清大怒,也顧不得剛才的狂妄至此,陰陽二指一齊想大梵攻去!

    “傳說佛祖帶來了天下武術,你的拈花指是佛祖的武術,而我的泰拳也是,並沒有高低之分!”大梵雙肘做防禦裝,左肘擋住陽指後,右肘對著風二清麵部直接砸去,後者陰指直指大梵胸口處,兩人比拚誰的速度更快,大梵勝在年輕力壯,鐵肘砸在風二清臉上,“噗!”不可一世的風二清被打的口吐鮮血。

    金蒙空的一肘可不是尋常人能接,若不是風二清長年累月鍛煉下來的抗擊打能力,剛才一肘已經要了他的命,脖子早已斷掉。

    “風老!”g府眾人見風二清吃虧立刻上前,他們統一掏出手槍對著大梵,風二清並麽有阻止,成王敗寇,隻要贏得最後的勝利,誰會在乎剛剛裝波億的他會用槍呢?

    “小子,成王敗寇,今天錯就錯在你與g府為敵!來到灣島,是龍你就得給我盤著,是虎你也得給我臥著!開槍!”

    “亢亢亢!”大梵目不轉睛的盯著風二清,絲毫不懼,大丈夫生於世,當提三尺之劍,立不世之功,他大梵出身皇室卻因父母身份問題流落民間,到最後得到了皇室的認可,怎麽會怕風二清這種卑鄙小人?

    大梵沒有倒下,反而是g府中人倒下不少,一群黑衣人手持**直接到來,謝麒麟打響了第一槍,東星人馬再無顧忌,小易一馬當先,子彈打沒了就扔出飛鏢,陳克手持教鞭,無人能接近他,而阮俊一的天蓬九鏟舞舞生風,身邊很快便倒下了一片人,“都給我衝進去,今天隻要不是我東星的人,都給我放倒!”謝麒麟一直是坐鎮後方的將帥,此次衝鋒在前更加鼓舞士氣,小易擔心其有失,一直護衛左右。

    形勢一片反轉,風二清此時額頭流汗,合著這廝之前的仙風道骨都是裝的,畢竟這世上沒有人不怕死,“小子,我們繼續打下去!”

    “我為什麽要跟你打?”大梵饒有興趣的問道,“現在我方占盡優勢,你們這幾隻三腳貓,能是**的對手?你當我傻波億還是你傻波億?”

    “老夫好歹也是g府高手!你殺了我,肯定離不開灣島,你們這些人再猛,敢和gmd叫板麽!”風二清已經拋出了最後一張底牌,就是他的背景,大梵此時並不想為了一時之氣得罪灣島的gmd,但是謝麒麟卻不再乎,“大梵哥,怎麽回事?”

    聽了大梵的話,謝麒麟立刻禮貌的鞠了個躬,風二清此時露出微笑,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仿佛在炫耀一般,“孺子可教,隻要你們放了我們g府眾人,相信g府一定不會難為你們...”

    “亢亢亢!”回答他的是三發子彈,謝麒麟親自開槍,風二清看著自己流血的腹部一臉的不可置信,這年輕人剛才還態度放低,怎麽說開槍就開槍。

    “老傻波億!我剛才敬的是你身上的拈花指絕技,殺了你,說不定這項絕技就失傳了!但你真以為我謝麒麟不敢殺?”謝麒麟殺伐果斷的性格讓g府眾人膽寒,風二清這樣的高手說殺就殺,何況他們這些小蝦米,“曹尼瑪的,想活命的就跪下,否則就給我全突突死!”

    毒蛇幫總堂內,耿秋生還是打算使用妙法蓮華指來應對華真田的猛攻,長牙已經將小道士身上砍得渾身是血,但後者依舊僵持著,如果他倒下,所有的攻擊都會落在華真田身上,範子琪的子彈已經打光,她撿起長刀護衛在小道士身邊,“媳婦兒,咱們也算是共患難了,你放心,老公我以後一定對你好!”

    “去你的!”範思琪怒罵一句,“都快死了還有心思開玩笑?能活下來我或許會給你個交往的機會!”

    兩人在如此危險的境地裏如此說話,讓人覺得是打情罵俏,粉黛此時卻有種無名怒火,自從範思琪出現後,小道士的眼裏就再也沒了她,“臭男人!”粉黛怒罵一聲,範思琪很快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看來道爺沒少沾花惹草啊,嗬嗬!”

    “哇!他們來了,媳婦兒快幫我!”小道士趕快轉移話題,揮舞燈柱迎擊長牙。

    華真田已經渾身浴血,有他自己的也有對手的,長牙如此凶猛的團隊也被其放倒三十名成員,這已經是三組人,黃四郎不由得將手放在腰間,他怕了這個不要命的瘋子,想要直接開槍射擊,“小黃!你這是什麽意思?難道信不過我g府高手?”

    王公子有些不滿,但在黃四郎看來這廝就是個腦癱,“王公子,現在華真田已經殺紅了眼!我們應該直接射殺了這廝,早點把駱櫻母子二人掌握在手裏!否則遲則生變啊!”

    “這,先看耿叔再說!”王公子依舊沒有理會,但黃四郎已經忍不住,他拔出槍對準華真田,“亢!”子彈無情射出,但卻被耿秋生掀起桌子擋住,“混賬!我們是堂堂正正比武!以多欺少我就已經老臉丟盡,你們還要用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