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00章就一滾刀肉

    柏原霖長長地歎了口氣,並沒有追出去,而是來到落地窗邊,打開側麵一扇可以推開的小窗,佝僂著脖子向下看去。(看啦又看手機版m.zzhyyy.com.cn)過了幾分鍾,才看見王楠那極小的身子化成一道細長的陰影,隨著這冬日的殘陽越飄越遠。

    他站在窗旁沉思不多久,門外就想起了敲門聲。他有點驚喜的轉身,往門口走了幾步,又停住回身坐到辦公桌後的老板椅上。從桌上拿了剛才看著就心煩意亂的來年計劃表,在桌子上將之全部攤開。才開口道:“進!”

    門被一隻瑩白的素手推開,柏原霖看見那隻手就知道,他的期望落空。王楠是真的走了,並沒有折返回來抱著他哭訴下午的委屈。

    “有事?”柏原霖盡量把聲音放隨和了,對於王楠的這個閨蜜還是很客氣的。

    上官晴輕飄飄地落在桌子前麵,手微抵著桌麵的邊角,壓著自己的急不可耐,禮貌的問道:“柏總經理,托尼老師叫我來拿鑰匙。”她在見到柏原霖威懾的眼神看過來時,又加了一句:“他說,鑰匙擱你這了!”

    柏原霖挑了挑眉,略思索恍然大悟似的朗聲道:“喔!差點忘了,他是放了一套工作室的鑰匙在我這,不過我要找找。”

    “額,那行,我等著。您找找?”上官晴聽他這麽說,就知道他這裏的是備用鑰匙,托尼出事實屬突然。她在柏原霖找鑰匙的空擋,小心翼翼的裝作無意識地問一句:“柏總,那個,托尼老師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他把事情交代我,”

    上官晴的話還沒說完,柏原霖一邊開著保險櫃,一邊製止她繼續說下去:“托尼交代你的事情不要和我說,他屬於獨立的部門,跟我的運作不相幹。他隻和eg那邊有勾連。懂嗎?”

    “你是說,托尼老師的工作室,不受柏氏影響和管製?”上官晴驚訝的問,她這下才想通為什麽一個享有盛名的設計工作室,會依附一個電子行業的公司。

    起初她以為是托尼跟柏原佟不和的緣故,現在想想都不是,他們很有和能是合作關係。而托尼想要清靜,就躲進柏林這個老頭子的羽翼下,隔離了柏原佟的騷擾,也讓柏原佟對這裏有所顧忌。

    一個不入流的設計師想要成事,不但自身要有過硬的本領,還要有堅實的後盾,就是靠山要硬。托尼如此,上官晴想到自己,是不是也得如此呢?

    柏原霖拿出一串鑰匙扔到桌上,意有所指地說:“你自己能理清裏麵的關係最好,你和楠楠是好閨蜜,我怎麽滴也得護著你點。至於托尼想要選誰做他的徒弟,那是他的事,你想就去爭取,人脈他都會幫你弄好。但是你不想的話就說清楚,他可是個認死理的人。回頭弄不好給他恨上,那就不好了。”

    “我明白,謝謝你!柏總,那個--我帶楠楠瘋了一下午,不好意思,害你擔心了,她手機又沒,”上官晴覺得人家給了你資源,你也得回報一下不是,當然她是不會出想好友的。

    “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了,這兩天我忙!你多去看看她。她一個人在酒店,又要開始比賽,難免緊張。”柏原霖誠懇地用起了曲線救國。

    上官晴心領神會點頭答應:“放心吧!我會每天去看她。隻是,”

    “什麽?你想替她說什麽?”

    “我是說,你不要讓楠楠等太久!她不像你想的那麽勇敢!”上官晴斟酌的說道:“柏總,我走了。”她打完招呼,柏原霖默許的點點頭,眼裏閃著螢光盯著門口發愣,想著上官晴說王楠沒那麽勇敢,是對自己不夠信任吧!

    他輕嗤地冷笑幾聲,有的女人,總是要看到對方的底線,才肯付出全部。這丫頭對自己投入感情時,邊走邊看,隨時收腿轉身逃跑。即使跟自己有了那麽一次肌膚之親。後來王楠就很謹慎,每次都是點到為止,不再逾越雷池半步。

    柏原霖有時恨得牙癢癢的,卻沒辦法想著去放棄。這段感情爺爺一直不看好,總是拿很多事砸過來,從中作梗,動作又不大。

    柏原霖夾心餅幹似的成了火焰山。好在王楠的媽媽寧小雅對他極力支持,算是他的有力後盾。

    天慢慢暗下來,上官晴打開設計室的鐵門,去托尼辦公室把電腦拿出來,將裏麵需要的東西發進自己的郵箱。然後撥了托尼的電話,問要不要把電腦給他送過去。

    托尼正在輸液,右手舉著電話躺在病床上,一個人孤零零道:“拿過來吧,我在101醫院。興源北路這,你認識嗎?”

    “我知道,我家就在梁溪區。我認得路,一會我給你送過去,你病房號告訴我。”上官晴一邊收拾東西裝進大背包裏,一手拎著兩電腦包,一手戴上藍牙耳機。聽托尼說在住院部十六層vip3,便心裏默記好,順手鎖上了鐵門。

    上官晴出來的時候已經六點過了,冬天晚上五點半就天黑,早六點半天蒙蒙亮。公司五點半下班,人也走的差不多了。上官晴想著打車去醫院,然後乘一號線回家那時人就不多了。

    其實101醫院全稱zg人民解放軍第101醫院,屬於是軍區醫院,占地麵積大,前後有西南兩個門。

    西門在鳳賓路上,南門在交岔的縱向興源路上,鳳賓路之上貫穿著京滬線的高鐵,所以醫院離高鐵不遠。

    醫院南門的對麵過了鳳賓橋就是金太湖國際城,興源路這一片商鋪極多。造就了繁華喧鬧,堵車成了高峰期的一大景觀,所以坐地鐵要好很多。

    上官晴手裏東西太多,又太精貴,自己的電腦倒無所謂,托尼的裏麵可是他這輩子的心血。她隻能打車,也許出租司機看她可憐,數個過去以後,終於有一個肯搭她了。

    雖然是跟人拚車,上官晴也是慶幸自己的運氣變好了。後座合乘的是一女子,剪著利落的短發,大冬天的除了穿一件牛仔加絨外套,就戴著一頂棒球帽,單薄的讓上官晴心疼。

    同坐麵無表情的幫著上官晴擺東西,還跟她說可以把電腦包放在兩人中間的位置上。上官晴怕弄壞了托尼的電腦,就直接抱著,隻將自己的電腦放了過去。

    前麵是一個中年油膩大叔,一個勁的埋怨司機又多帶了個人,討價還價的說三人平攤。司機卻說:“這是我親戚,不是客人。你別吵吵,下車我可以給你優惠!”

    副駕上的大叔一聽可以優惠便不再說什麽了。上官晴聽司機這麽說,頗為詫異,她不知道自己何時多了個開出租的親戚?伸頭去看,就見一張久違了的憨直麵孔,她脫口而出喊道:“祝賀!怎麽是你?”

    祝賀一邊開車,一邊笑出聲:“沒想到吧,我老遠就看見你了,你去哪裏?是下班回家嗎?”

    “不是,我去醫院給人送東西!就是興源路的101醫院。大叔,南門下哦!”上官晴心情愉快地說。

    “好嘞!你們三個差不多是去一個地方。這位大哥去維也納酒店,那位去金太湖國際城,你去醫院。正好是個三角啊!我先送你去醫院,二位去醫院的肯定是急事,我送完她在送你們行不?”祝賀就這麽一問,想著這樣說了,對方總不至於不講理吧。

    副駕上的油膩大叔,棱起三角眼凶狠的說:“誰不趕時間?我先上的車,你必須先送我!”

    “大哥,你看我都說給您優惠了,而且這路怎麽滴得順著走吧,總不能倒過來。你知道那條道這時候很堵的,回頭能不能進來都兩說,你叫人家一個女孩子讓病人在醫院等著,不太好吧!人人都有那麽一天,與人方便與己方便嘛”

    “滾b,方便你個屎!他不能等,我就能等,我這談生意去,你把我業務弄跑了,五百萬的單子,你賠得起嗎?”油膩大叔粗暴的語言不堪入耳。

    “五百萬?喏喏喏,我賠不起!但做人您得講理!”祝賀來了氣。

    “五百萬,口氣好大,這麽大的單子,應該開邁巴赫去談啊,還打什麽出租,”身形單薄後座短發姑娘也譏諷道。

    “媽勒隔壁,誰特麽,敢諷刺我,你知道老子是誰?我大哥是誰?我大哥的老板是誰?”油膩大叔三個連問把人逗笑了。

    短發姑娘繼續輕蔑地挑事:“是誰?什麽了不起的人物?不認識!”

    油膩大叔回頭,臉色猙獰,油汪汪的一張臉好似掉過油鍋裏:“倪氏,知道嗎?我大哥的老板就是倪氏的大佬,害怕了吧!”

    上官晴一怔,撇了撇嘴,這個混人胡說八道,借倪氏上位不知道嚇退多少人,太過分了,我得整治整治他。

    她貿然捏著聲音假裝天真道:“大叔,你、你大哥老板是倪氏,叫我們怎麽相信呢?要不你打個電話給倪氏的董事長或者總裁,怎麽樣?你打通說上話,我們就認了,你要怎麽我們讓你先!”

    油膩大叔忽然就被問僵了,支支吾吾道:“我問一下,我大哥。”

    “來來來,我給你倪董的私人手機號,喏,”上官晴看著手機上的數字,報出一串號碼,就連祝賀都在暗暗記下這一串數字。

    “少忽悠我,你隨便報一串數字我就信了,打過去被罵神經病對吧?你這個小丫頭,人長得水靈靈的,心思怎麽那麽齷鹺呢?跟我玩你還嫩。”對方一股子嫌棄的味道,大甩著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