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70章 向來是聽話的

    “是,孟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站在孟德懷身後的兩個人麵色一喜,沒想到這次跟著孟總出來還有這樣的好事,眼前的這個女人一看就是個尤物。

    宋琳內心慌亂起來,眼神更是飄忽不定,難道孟德懷是來真的,“孟總,我以前可是伺候您的人呢,難道您舍得。”

    若是旁人輕賤她也就算了,偏是這種自己都可以輕賤自己的人,最是沒有下限,孟德懷此時也算是見到了宋琳的無恥,感情她以前都是裝的。

    “你也說了,以前是伺候我的人,不過就是個玩物,如今我不願意玩了,自然是要賞給別人了。”孟德懷這人向來就是玩的開的,平常更是葷素不忌,宋琳在這方麵還是比不過他。

    聽聞他的話,宋琳眼底晦暗一片,按照大多數男人的想法,自己的女人,即便是以前的女人,都很難親自把她送給別人,但是孟德懷卻是可以麵不改色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果然是無恥的很。

    宋琳的眼神落在他們三人的身上,麵色不變,“孟總當真是狠心,當初情濃的時候可是連句重話都不說的。”

    “老子讓你別說了。”孟德懷直接的扔了自己手裏的杯子過去,宋琳就是故意的戳他的心窩子。

    宋琳婉然一笑,“好,孟總不讓說了,那我就不說了,我素來是聽話的很,孟總是了解我的。”

    “你他媽的死賤人。”聽到她還是三句話不離之前的事情,孟德懷忍不住直接的朝著她坐著的沙發走過去。

    隻是宋琳依舊是含笑看著他們,麵上沒有絲毫懼怕的神色,在孟德懷快要走到她的麵前的時候,宋琳悠悠然的從自己的身後拿出一把槍來。

    她的槍口直直的對著孟德懷,“孟總,忘了說,離開你的這幾年我別的本事沒學會,倒是跟著人學了一段時間的槍法。”

    “你還想嚇唬老子。”孟德懷顯然是不相信她的鬼話,萬一她又是唬人呢,畢竟她的嘴裏向來是沒幾句真話的。

    宋琳眼疾手快,沒有任何猶豫的對著孟德懷的腳前開了一槍,瞬間地毯上就破了一個洞,燒焦的地毯的味道還有槍口傳來的硝煙的味道都在告訴他們,這是把真槍。

    跟著孟德懷來的那兩個人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退,孟德懷也止住了自己的腳步,他的額頭上冒著冷汗,剛才若不是他停的及時,隻怕是現在這一槍就已經開到了他的腳上。

    他抬頭眼中滿是陰寒的看著宋琳,這女人還真是心狠手辣,剛才的時候她可是絲毫沒留情的,“你真的敢開槍。”

    “為什麽不敢。”宋琳笑出聲音來,“在孟總這裏,我有什麽不敢的。”

    是,她向來是膽大心細,沒什麽是她不敢的,當年他還因為這事情誇過她,隻是現在這份狠厲是用在自己的身上。

    “你夠狠。”孟德懷不敢過去,隻得是拿自己身邊的東西去攻擊宋琳,“你知不知道槍在我國是違法的。”

    “孟總真是說笑了。”宋琳仿佛是聽到了什麽好笑的事情一樣,“在現在,我這個人不就是違法存在的嗎。”

    她用自己的這個名字死過兩次,如今已經是活的第三次了,不過是一把槍而已,有什麽不敢的。

    孟德懷對她的話無言以對,事實確實如此,宋琳這人本來就是該在監獄裏度過人生的,她做過得傷天害理的事情太多,但是現在她還是好好的待在這裏。

    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麽才好,本來是找宋琳來尋仇的,結果現在卻被她給威脅了。

    這女人果然不是好惹的,他就不該放鬆警惕,剛才她怕是故意的不穿衣服,就是為了讓他們可以放鬆警惕,結果被她這麽輕易的摸到了自己的槍。

    而現在槍拿在她的手裏,他們自然是不敢輕舉妄動,隻能是任由她擺布,孟德懷咬牙,這一次還真是準備不充足,讓她占了優勢。

    不過卻也是讓他知道,宋琳這女人比五年前還要難搞,對付她更是要小心翼翼的。

    “宋琳,這一次讓你逃過去,你不會次次都逃脫的。”孟德懷不死心的罵著狠話。

    他不能讓她就這麽心安理得的呆著,至少他們走了之後,她會絕不安,會覺得忐忑。

    宋琳卻沒有認真聽他的話,反而是在把玩手裏的槍,一把隨時可能奪人性命的東西在她的手裏像是玩具一樣。

    孟德懷看的都是心驚肉跳的,他平常雖然也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他自己從來沒有親自動過手,並且槍他從來都沒有碰過。

    看著宋琳的動作,他的背後滿是冷汗,宋琳現在陰晴不定的,他還真是一時摸不準她的想法。

    “孟總這麽聰明的人,想必不用我提醒,派你來的人是誰,早些說對你我都好。”宋琳此時的語氣早已經不像是之前那般的討好。

    孟德懷並不承認,“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麽,宋琳,你別以為你拿著槍我就怕你。”

    越是這樣說的人就越是證明心裏害怕,宋琳臉上掛著淡笑,“孟總這樣就不是聰明人的做法了。”

    孟德懷被她笑的心頭一跳,他往後後退了一步,“宋琳,我們之間的事情沒完,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孟總難道現在還看不出來,被人給耍了,這是有人故意給你設的局。”宋琳的語氣中帶了幾分的輕蔑。

    孟德懷蹙眉,這是他到了這裏之後,第一次認真的聽宋琳說話,確實是有人讓他來的,但是他覺得自己被人給利用了。

    “光是你算計我的那一次,宋琳,你死一百次都不夠。”孟德懷咬牙,對宋琳他是恨到了骨子裏。

    宋琳點頭,“孟總該恨我,當時我確實是把你的錢都拿走了。”宋琳承認的坦蕩,“孟總我一個女人總要活下去。”

    “你活下去就是要害死老子。”孟德懷一個忍不住又要上前去動手,但是看到宋琳手裏的槍之後他停在了原地。

    宋琳舉著黑黝黝的槍口對準了孟德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