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18章 商談

    “劈裏啪啦……”

    大紅的鞭炮震天響,將初秋的寒氣全都驅散了。(m.zzhyyy.com.cn手機閱讀)南郊不複昔日的冷清,此時人頭濟濟,十分熱鬧。

    鞭炮響過之後,來了兩支舞獅隊,大大的獅子追著彩球搖頭晃腦地跑過來跑過去,一下子就將氣氛推到了最**。

    “好!好啊!”圍觀的老少爺們用力鼓掌叫好,這掌聲刺激了兩隻獅子,讓他們表揚得更加賣力了。在牌坊麵前的廣場上竄來跳去,活潑靈動的樣子十分討人喜歡。

    “請匾!”遠處有人大叫了一聲,兩隻獅子爭先恐後地朝著那邊跑過去,然後繞著匾額打轉。

    待匾額被抬到溫太傅麵前時,兩隻獅子開始打滾賣萌,大大的頭一個勁地湊近溫太傅。

    溫太傅沒和這東西近距離接觸過,一時間也不知道它們想要幹什麽,隻笑著點頭,弄得這兩隻獅子更加著急,上竄下跳惹得周圍的人掌聲不斷。

    楚辭在心裏偷笑,然後拍了拍一旁托著盤子的仆役,讓他們過去解圍。這盤子裏裝得是一袋銀子,溫太傅在他們的暗示下將銀袋塞進了一隻獅子的大嘴裏。這隻獅子咬著銀袋子朝另一隻甩了一下,然後兩隻快速地作了個揖,然後朝著來時的方向離開了。

    溫太傅恍然大悟,笑著點了點頭,轉頭對著一旁的楊提學說道:“他們這些年輕人辦事,倒還挺有意思的。”

    楊提學附和道:“是啊,聲勢也浩大。”

    獅子退場之後,楚辭上前一步,充當了主持人的身份。他以手勢示意大家安靜下來,然後開口說道:“今日是南郊文化公園上匾之日,感謝各位大人及父老鄉親們的到來。文化公園的修建曆時一個多月,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能將這麽大的工程完工,全仰仗咱們京城的商會,是陳海平會首和其他商人一起出錢出力,才能有文化公園的今天。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感謝各位。”

    商人們朝著周圍的老百姓們微笑頷首,楚司業這一席話給足了他們麵子,而且,他們這錢也不會白出。

    “當然,我們最應該感激的,還是我們的聖上,若不是得到當今的首肯,這園子也建不起來。建這園子的初衷,就是因為他老人家想讓黎民百姓也能共賞天下美景。如今,這塊聖上親自書寫的匾額就在大家麵前,他老人家有事不能親自出席,便托了大魏朝最為德高望重的溫太傅,讓他代為剪彩。現在,就請溫太傅上前一步。”

    溫太傅在大家的歡呼聲中上前一步,接過一旁的禮部官員遞過來的綁著紅綢的剪子,小心翼翼地在那匾額中間剪了一刀。遮蓋在匾額上麵的紅綢應聲落地,露出上麵金光閃閃的四個大字——文化公園。

    瞬間,場中掌聲雷動,大家都用崇敬的眼神看著這塊匾額,這可是當今聖上為了他們親手所書的。

    禮部的司儀官叫道:“吉時到,焚香。”

    大把的香被點燃,台階之上的官員和富商們一人分到了三支。

    “敬拜四方大帝,以祈平安祥和。一拜東方青華大帝,二拜南方長生大帝,三拜西方太極天皇大帝,四拜北方紫薇大帝。”司儀官的聲音拖的很長,聽上去有種很古老的韻味,讓人忍不住心生敬意。

    官員們隨著他的聲音持香敬拜,百姓們也麵色嚴肅,雙手合十,跟著一起動作。

    “起匾!”司儀官一聲令下,人們便開始將匾額拉上牌坊正中凹陷的部分,再由匠人上去將那匾額固定住。

    “禮成!”司儀官說道,他話音剛落,大家的神情就不由自主地放鬆了許多。

    “今日掛匾儀式圓滿成功,象征著咱們的文化公園修建工作已經告一段落。這文化公園乃是以儒家文化為主,同時兼具其餘各家。眾所周知,八月廿七乃是孔子誕辰,聖上已經下詔令全天下老百姓共同慶祝這聖誕節。所以,咱們這文化公園,需得等到八月廿七日才會正式開園,屆時,再請各位父老鄉親一同賞園。為使大家今日不至於敗興而歸,各位可以移步到廣場東側,那裏有楚某這幾日畫下的文化公園所有景物的縮略圖,大家可以先去看看。”

    本來大家還對八月廿七開園有些非議,但楚辭都這樣說了,他們也不會不諒解。人群朝著廣場東側轉移,沒有園子逛,先看看這什麽縮略圖也可以。

    廣場東側豎著幾麵大大的木板,其中最大的那一塊上麵貼了很多張畫,這些畫拚在一起,就是這文化公園的實景。楚辭是按比例作圖的,這畫看上去十分寫實,雖和現在流行的風格有些不相同,但是對於老百姓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儀式舉行完畢之後,由陳海平為首的富商對今日來此的官員們提出了邀請,說是在城內已經包下了一間酒樓,請他們一同前去吃個便飯。

    因為官家此次得了他們的好處,這園子又屬於官商合資的項目,於情於理也是該給他們幾分薄麵的。在場官最大的溫太傅想了一會,然後就點頭答應下來。

    一邊有意賞臉,一邊曲意奉承,酒席上歡聲笑語不斷,好一副其樂融融的場景。

    酒宴結束之後,各位大人要回去了,楚辭官最小,於是便到門口相送,等把這些大人全都送回家之後,楚辭也準備離開,不料卻被人攔住。

    攔住他的那人是陳家總管,他對楚辭說道:“楚司業且慢,我家老爺與您有事相商,不知楚司業可否賞臉前往一敘。”

    楚辭笑道:“既然陳會首有事要與楚某相商,我又怎會駁了他的麵子呢?請陳總管帶路吧。”

    “請隨我來。”陳總管帶著楚辭在這座酒樓裏繞來繞去,最後,來到了一個十分隱蔽的房間。

    這房間看上去並不十分亮堂,裏麵還燃著香,陳海平靠坐在桌子後麵,嫋嫋升起的青煙讓他的臉看上去有些晦暗不明。

    “陳會首,你請楚某前來,所為何事?”

    “楚司業先請坐。陳安啊,你出去時將門帶上,別讓人過來打擾我和楚司業聊天。”

    “是。”

    待他走後,陳海平才笑著說道:“楚司業,老夫今日請你留下來,是有一事不明,想請楚司業為我解惑。”

    “陳會首但說無妨,要不是你組織商會讓楚某得以成功籌款建園,恐怕楚某現在還在苦惱之中。”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楚辭發現這陳海平為人老謀深算,但心內卻尚存幾分正氣,估計也是這個原因,才讓朝廷能夠容得下他。

    “那老夫就直說了。這塊地一共有三千多畝,我和其他人共同承建的加在一起大概二千多畝,這剩下的一千多畝地,不知道楚司業作何打算?”

    楚辭看著他那雙閃著精光的眼睛,不由暗中讚歎,果然不愧是商會會首,京城首富,這眼光就是比別人看得要長遠一些。

    “陳會首心思果然細膩,這塊地確實另有他用。隻不過這次的祭孔儀式近在眼前,能將這二十二景打造出來已實屬不易,實在是沒有精力再去做其他的了。”楚辭笑得頗有深意。

    “楚司業,陳某也非那種短見之人。眼下這園子雖已趕出來,但無論布局還是其他都仍顯粗糙,往後還需再修改一二,方能使這園子盡善盡美。陳某不才,身邊僅有這黃白之物相伴,若楚司業不嫌棄,之後文化公園的修繕之事,可以由陳某來出錢。”

    陳海平見楚辭賣關子,心裏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便承諾由他來做善後之事。

    “哈哈,陳會首大義,實在令楚某佩服。實不相瞞,那塊地,楚某是準備用來做一個大型的遊樂園的,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其他諸如客棧酒樓之類的。文化公園僅供觀賞,這明顯是不能滿足百姓們的需求的,所以這裏還需要其他的去處吸引住老百姓的視線。具體的規劃楚某還在慢慢想。”

    光是欣賞總有一天會看膩了,既然這個項目是楚辭一手促成的,那麽它的後續發展,自然也是楚辭要考慮的東西。他要的可不是曇花一現的景觀,他想要的,是讓這座南郊文化公園成為京城的標誌性建築,讓人一提起京城就不得不想到此處。這樣,才能達到文化傳播的目的!

    楚辭敢斷言,未來五年之內,再不會有比這文化公園更大的項目了。原因有許多,最重要的那個就是,京城附近再也找不出比這塊地更大的土地了。

    聽了楚辭的話,陳海平心裏生出一種得意的感覺。他就知道楚辭留著這麽大一塊地不規劃必有所圖,看來這人的野心不下於他。

    “楚司業,你看陳某可有資格參與其中?”

    楚辭假裝一愣:“這……楚某隻負責出主意,具體事宜還需要工部與戶部拍板才行。”

    陳海平微微一笑:“明人不說暗話,若戶部能夠出這筆錢,恐怕楚司業你也不至於向我們化緣了。”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等文化公園一開園,南郊附近的地價就會水漲船高。到時候憑借著各種稅收與部分景區的門票,相信很快,國庫就會較以往更豐盈一些。而且經過這次的事,相信戶部那些大人也會轉變觀念,積極籌銀興建。”楚辭說道,要想取得承包權,陳海平目前的籌碼可還不太夠。隻要這南郊發展起來,不出一兩年,這些商人就能回本。

    陳海平一愣,他確實沒有考慮到這一茬。看著眼前笑得雲淡風輕的楚司業,他心裏竟生出了一點挫敗感,麵前這人哪裏像個年輕人喲!分明就是一隻道行高深的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