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99、300

    鬼殺隊傳承著呼吸法。(m.zzhyyy.com.cn看啦又看手機版)

    一呼一吸之間, 生命之力在此間流動。

    灶門炭治郎聽了伊澤杉的開解, 瞬間豁然開朗。

    “您說的對,是我想差了。”

    鬼殺隊的前輩們不斷逝去,可他們這些後輩會繼承前輩的精神,承擔起應盡的責任, 成為支撐鬼殺隊的柱!

    灶門禰豆子看著重新恢複精神的哥哥, 不由得眉眼彎彎。

    “今天又發生了一件事讓我認可了浦飯幽助,所以來找您匯報任務啦。”

    灶門禰豆子認真地說:“我的同桌杏子昨天好好的,今天突然請病假, 我有點擔心,就去看望杏子,順便將今天的課堂筆記送過去。”

    灶門禰豆子是國三生,她和同桌杏子都要準備國三的聯考,禰豆子被保送本校,杏子還需要參加高中考試,學業繁忙。

    灶門禰豆子皺眉:“我見了杏子後,發現她非常虛弱, 不像是生病,反而像是生命力被抽走了一樣。”

    灶門禰豆子雖然沒有哥哥那種特殊的嗅覺能力,但她曾變成鬼, 哪怕恢複成人,也依舊保留了一部分鬼的身體素質。

    她可以清晰地感知出一個人的生機強烈與否,自然能判斷出同桌不是得病了,是中了邪惡的術。

    “我問了杏子和她的父母, 杏子是今早突然昏倒在洗浴室的,也就是說她昨晚睡覺時還好好的。”

    灶門禰豆子很生氣:“我告別杏子後,在她家附近轉了一圈,覺得某個方向的氣息不對,然後街道上一個小男孩突然倒下了。”

    禰豆子立刻扶起男孩,她發現男孩的症狀和同桌一樣,甚至男孩已經陷入半死不活的狀態中了!

    他的生命力被全部抽走了!

    “我察覺到那股生機消失在樹林裏,立刻追了過去。”

    然後女孩在樹林裏見到了一隻妖怪,一隻用惡鬼球吸收靈魂並當飯吃的鬼。

    見到這種情況,那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

    灶門禰豆子立馬衝上前一拳打了過去,轉眼間和那個妖怪打在了一起。

    那妖怪力氣很大,妖力挺濃鬱的,然而他遇到的是禰豆子。

    禰豆子和妖怪過了幾招,抓到空隙後抬起一腳,這力氣可不僅僅是踢崩木樁的程度了,她直接將一個彪形大漢踹飛了。

    那大漢騰空飛出去,並重重地撞擊在樹上。

    大樹都被撞得晃了好幾下,樹葉紛紛落下,伴隨著漫天飛舞的綠葉,灶門禰豆子直直地衝向前方,對著大漢的臉蛋就是一記破顏拳:“給我去死吧!!”

    砰——!

    少女的力氣相當可怕,這一拳頭直接將那大漢的腦袋打爆了!!

    真·字麵意思,敵人的腦袋爆掉了。

    無頭的軀體落在地上,蕩起一陣塵土,同時一些靈魂從屍體中衝出,飛向四方。

    浦飯幽助:“…………”

    少年來的時機很巧合,正看到灶門禰豆子一拳打爆妖怪的腦袋,他緊急刹車止步,看著禰豆子的表情很是懵逼。

    ……他單知道這位學姐很厲害,但他不知道學姐打妖怪更厲害!!

    看樣子在學校社團訓練時,這位學姐是留力了嗎?

    禰豆子微微喘氣,她幹掉那個妖怪後,立刻從妖怪身上找出了一個球形的魔器,女孩搖晃了一下,有些苦惱:“這要怎麽解開?”

    浦飯幽助猛地回神,他立刻道:“灶門學姐,那是惡鬼球,你將靈力傳進去,被惡鬼球吸收的靈魂就會回到人的體內。”

    灶門禰豆子怔了怔,她苦巴巴地說:“……我沒有靈力。”

    浦飯幽助:“…………”

    你騙人玩呢?沒有靈力能一拳打爆偷了靈界聖器的剛鬼?

    浦飯幽助任命地上前給禰豆子解釋什麽是惡鬼球,什麽是靈力,怎麽解開惡鬼球,怎麽釋放被吸收走的靈魂等等。

    然後灶門禰豆子才知道了前因後果。

    她忿忿地對伊澤杉說:“原來那個惡鬼球是靈界的聖器,那個鬼偷走了惡鬼球,利用惡鬼球吸食靈魂的特性,大肆吞吃人類靈魂。”

    “他還猖狂地說有了惡鬼球可以吃更多的人,還可以挑選想吃人的年齡和性別,真是惡心死我了,我就直接動手了。”

    灶門禰豆子說:“浦飯君拿走了惡鬼球,他說還丟了一個叫暗黑魔劍的東西,要去趕緊找回來。”

    灶門禰豆子歎了口氣:“浦飯君也挺不容易的,他說越早找到丟失的聖器,人類就越不會受到傷害,還向我請假,說這幾天的社團活動都不去了。”

    最後灶門禰豆子做了總結:“雖然靈界隨便複活人似乎有點不慎重,不過浦飯幽助是一個認真負責的靈界偵探,我覺得他很好。”

    伊澤杉聽禰豆子訴說浦飯幽助的事情時,全程沒開口。

    他麵上一副傾聽的模樣,心裏有點懵逼。

    惡鬼球?暗黑魔劍?這不是和自己的暗黑魔鏡是配套一起的三聖器嗎?

    他忍不住問道:“這種聖器和普通的武器肯定不同吧?靈界沒有追蹤定位的方法嗎?聖器的主人是誰?還需要浦飯幽助自己尋找?”

    灶門禰豆子有些不明所以:“聖器好像是靈界閻王大人的收藏,聽牡丹說,閻王大人輕易不讓人看那兩樣聖器。”

    伊澤杉眨眨眼,他想冷笑,難道當初坑他的大猩猩是靈界的閻王?

    真的假的?靈界的閻王親自跑到魔界,坑了魔界的妖怪,還偷了魔界的魔器?

    ……好吧,站在靈界的角度來講,這似乎沒什麽問題。

    伊澤杉:“既然是閻王大人的武器,那他怎麽不親自來找?靈界有特殊靈術,主人和武器之間應該有聯係,會更好找吧?”

    “貌似靈界主政的是小閻王,也就是閻王大人的兒子,而閻王大人出去巡查了,不在家。”

    灶門禰豆子說:“所以牡丹才急急忙忙地請浦飯幽助尋找聖器,她似乎想趁著閻王大人回來之前,將丟失的聖器找回去。”

    伊澤杉摸了摸下巴,嗬嗬笑:“我知道了,既然浦飯幽助是個赤誠之人,就不用再試探他了,不過關於靈界丟失聖器的事,你和我的老師宇髄天元說一聲。”

    灶門炭治郎一愣:“告訴宇髄先生?”

    伊澤杉點頭:“對,單憑浦飯君一個人找丟失的聖器,這要找到什麽時候?請老師幫忙調取附近監控視頻搜查,速度會更快吧?”

    “早點找到丟失的聖器,普通民眾也不會再受到威脅。”

    這個理由非常正當,灶門兄妹欣然點頭應允了。

    伊澤杉送走了灶門兄妹後就換衣服,他拿出自己的短刀揮舞了一下,又準備好了飛雷神的術式。

    果不其然,大約三分鍾後,宇髄天元的電話就過來了。

    “我聽灶門兄妹的匯報了,廢話不多說,你能立刻搜查到靈界丟失的另一個聖器嗎?”

    宇髄天元摩拳擦掌地說:“這可是個和靈界高層接觸的好機會!”

    伊澤杉滿口道:“我已經放了葎草,等我的消息。”

    他就知道宇髄天元能明白他的意思。

    之前開柱合會議時,他們還在討論如何應對靈界,沒幾天機會就送上門了,宇髄天元怎麽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啊呀,這麽一想,灶門兄妹可真是大氣運之人呢。

    伊澤杉居住的地方本就種滿了葎草,他稍微等了幾分鍾,葎草那邊傳來了消息,說東邊某處倉庫有火焰一般渾濁的妖力反應。

    與這個消息一同到來的,還有一個畫麵。

    畫麵上,一個小個子妖怪正興致勃勃地實驗新到手的武器,那武器是無比的眼熟,正是當初伊澤杉在魔界見到過的暗黑魔劍。

    伊澤杉嘖嘖道:“算你運氣好。”

    這小個子妖怪拿到暗黑魔劍後,居然沒有襲擊普通人,而是在耍劍花練劍。

    看在這家夥有點自製力的份上,伊澤杉決定隻拿走暗黑魔劍。

    一分鍾後,伊澤杉來到廢棄廠房。

    他手持短刀,角落裏衝出,一個飛雷神·斬就砍了過去!

    倒黴蛋飛影完全沒想到人界會有這麽強的混蛋,而這混蛋還隱藏在暗處直接偷襲過來,竟被伊澤杉從後背一刀捅到了腎!

    飛影心中大驚,正要反身攻擊時,手腕一痛,暗黑魔劍掉了,下一秒背後的人嗖一下消失。

    飛影捂著腎跪倒在地,他憤怒扭頭看去,卻見背後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飛影:“…………”

    伊澤杉已經用飛雷神跑路了。

    “老師?東西到手了。”

    伊澤杉利落地說:“那小子拿到劍後沒亂來,我搶回了魔劍,沒管那小子。”

    宇髄天元:“我知道了,剩下的交給我。”

    兩人略微交流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伊澤杉呼哨著黑奈過來,將封印在卷軸裏的暗黑魔劍快遞給宇髄天元。

    然後伊澤杉快快地回家了。

    啊,六月份了,快要期末考試了呢。

    他想,爭取考到前一百名吧!努力!

    作者有話要說:  宇智波斑:???我特麽看到了什麽?

    啊呀,關於賽製的規則我寫的不清楚,有bug,已經修了。

    說起來中午一起更新就這點不好,出bug了隻能等第二天修,要不然容易偽更,實在抱歉……

    以及嚶嚶嚶蛇戀太慘了……幸好我這裏已經結婚了!

    啊,再以及,居然三百章了!真不容易。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一汪汪明月 50瓶;雙麵人 23瓶;河蟹神馬的,最討厭了、忐忐忑忑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