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61、If篇(42)

    “不想, 我可不是太宰治那個殉情狂魔, ”九條宿抱住爆豪勝己防止他再次晃自己, “開開心心活著多好,殉什麽情。(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爆豪勝己本來要說的話沒說出來, 張著嘴,想到之前那個名為太宰治的男人經常突然衝他們班女生說要殉情之類的話,眼皮耷拉下來。

    比起那種喜歡殉情的家夥,好、好像九條宿比他好?

    不不不, 他在想什麽鬼, 爆豪勝己暴躁地抓了抓頭發。

    九條宿後退幾步,在床沿邊坐下。

    爆豪勝己看他這熟悉的架勢就知道他今晚是要在這裏住下, 經過他無數次的嚐試,他沒有一次改變九條宿想要做的事情,所以他不打算浪費時間繼續實驗。

    作業還沒有寫完呢。

    爆豪勝己頂著臭臉回去書桌寫作業。

    九條宿脫掉鞋子,盤腿坐著, 拿出手機看消息。

    一時間, 房間裏麵靜悄悄的。

    他來雄英這邊當老師就不能與港黑那邊經常接觸, 所以有什麽時候都是通過手機。文書工作全部丟給秘書, 需要他簽名的重要文件他才會細看,至於戰鬥,九條宿在來當老師之前, 狠狠震懾了周邊的勢力,一夜過去,在東京留下了恐怖傳聞, 相信短時間內,不會有人敢幹什麽。

    淡定地坐在這邊的九條宿,其實背地裏幹了不少事。

    手機上是秘書發過來的需要他過去簽名的文件數,以及一件關於中原中也的緋聞。

    手指滑著屏幕,九條宿看見了一張照片。

    在橫濱的一座橋上,背景的遠處是港黑大樓,還是夜晚,兩個人相擁著親吻,下方的人仰著頭,上方的人低頭。

    那姿勢非常親密,身高差看起來非常匹配,兩人都穿著正裝,那正裝款式還像情侶裝一樣。

    九條宿:“……艸。”

    爆豪勝己聽到這充滿怒火的粗話,疑惑地回頭,看見九條宿低頭看著手機,一臉陰沉,劉海的陰影投射在他的額頭上,更是顯得壓抑。

    神色晦暗,氣壓低沉。

    “你怎麽了?”爆豪勝己難得看見九條宿這副怒氣外露的樣子,不由得好奇地問,平常這家夥再怎麽生氣,唇角都有弧度,今晚真是奇了怪了。

    “白菜被豬拱了。”九條宿長長地歎了口氣,托著下巴,臉色抑鬱。

    “啥?”

    不明不白的話,爆豪勝己根本無法明白什麽意思,但看九條宿那真真實實鬱悶的臉,他倒是覺得心裏舒坦了不少,那鬱悶的包子臉還挺好玩。

    “啊啊啊!”九條宿悶悶不樂地錘床,“老子不想加班啊!”

    爆豪勝己眼皮跳了下,手肘靠在背椅上,道:“你別把床錘塌了。”

    “放心,”九條宿掀了下眼皮,“這床是那家店買的,質量還是可以。”

    “你破壞過?”

    “是啊……啊不。”九條宿下意識說出來後立刻閉嘴。

    “你要是再變成那天晚上的樣子,我就把你扔出去。”爆豪勝己道。

    “誒?你舍得嗎,我以為你已經知道我對你的心意了。”九條宿托著下巴,直勾勾地看著爆豪勝己。

    爆豪勝己表情一僵。

    “不知道。”爆豪勝己撇開視線,轉回頭拿起筆要寫作業。

    “跟你講,”身後的聲音由遠及近,“親了得負責啊。”

    爆豪勝己耳朵尖紅了,九條宿伸手摸了摸,爆豪勝己身體僵成石頭,下一秒猛地轉身,手想拍掉九條宿的手。

    九條宿眼疾手快收回了手,並俯身攬住爆豪勝己的脖子,把人壓彎了腰。

    “離我遠一點!”爆豪勝己炸了,臉微紅,眼神飄忽就是不去看九條宿。

    好純情,九條宿舔了舔唇角,眼裏滿是笑意。

    他湊近爆豪勝己的耳朵,吹了一口氣,爆豪勝己立刻蹦起來,九條宿被迫放手。

    “你怎麽能……”

    “為什麽不能,”九條宿笑眯眯地說,“我喜歡你啊,而且你也沒有拒絕我,親了要負責,我那可是初吻。”

    “老子也是初吻!”爆豪勝己下意識怒道。

    “那扯平了。”九條宿笑著,眉眼彎彎,看得爆豪勝己越發內心混亂複雜。

    九條宿心裏其實想的是,太宰治居然都拿下中原中也,他居然落後,絕對不能忍!

    “你應該也喜歡我吧。”九條宿湊近,爆豪勝己後退,前者進後者退,一直到爆豪勝己退到了桌邊,腰靠到桌沿。

    黑瑟跟銀狐在一旁的櫃子上坐著看戲。

    銀狐興奮地揮著小手手,小聲朝旁邊的黑瑟道:“黑瑟,看那小子那慫樣哈哈,宿a爆了。”

    “嗯。”

    爆豪勝己腰靠到桌沿後才反應過來,並且注意到目前兩人的姿勢,自尊心爆表的然瞬間不爽,拉下神情悠閑的九條宿,反手摁到桌麵上,桌上的筆掉到了地上。

    “你剛剛說什麽?”黑瑟反問銀狐。

    “嘁。”銀狐鼓起包子臉。

    九條宿愣了下,看著上方那張野性俊美的臉,那張臉的眉宇間充滿了不服輸的意氣,紅色的眼睛因為得意而明亮。

    他抬起手,撫上爆豪勝己的臉頰。

    爆豪勝己得意的表情一僵,現在他騎虎難下。

    身下是被他按在桌子上的九條宿,對方的黑發散落在桌麵上,有種雜亂的美感,迤邐的麵容在近距離看跟暴擊一樣,那帶著笑意的眼角微彎,誘惑度很可怕。

    臉頰上屬於另一個的手掌的溫度,讓他仿佛腳沒踩地,有種離開了地麵的感覺,精神恍惚。

    “喜歡我嗎?”九條宿唇角微揚,眼睛深邃,爆豪勝己盯著他的眼睛看,幾秒後感覺要被那雙幽深的眼睛吸進去。

    臉頰上的手往下滑,滑到了脖子,修長白皙的手指在脖子上撩-撥著他的喉結。

    爆豪勝己喉結動了動,咽了一口口水。

    這個混蛋居然該死的好看。

    九條宿手又滑上去,按住爆豪勝己的後腦勺,把他的頭摁下來,另一隻手按在桌麵上撐起自己的身體,並把頭往上送。

    第二次的吻比第一次久,也比第一次深。

    爆豪勝己一開始眼睛睜得很大,到後麵他閉上了眼睛。

    近距離,爆豪勝己感覺到九條宿身上有種很淡的香味,但這種很淡的香味,但現在有種致命的吸引力,讓他沉迷。

    爆豪勝己的手由推的抗拒力道變成主動的力道,死死按著九條宿的頭,插-入那柔順的黑發間。

    九條宿心裏mmp,這個接-吻的體-位對下方的人真不友好,時間久了,光是抬頭的姿勢就感覺要窒息,更難以呼吸。

    他一腳踹開爆豪勝己。

    爆豪勝己被踹懵了,愕然地坐在地上,雙手往後撐著身體,睜得大大的眼睛裏滿是茫然。

    九條宿踹完人後,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抖了抖大衣外套,居高臨下地看著爆豪勝己,這種被俯視的角度讓爆豪勝己立刻就站了起來。

    “果然你還是一個混蛋!”爆豪勝己指著九條宿怒道,“誰會在幹這種事的時候把人踹開啊!”

    “為什麽沒有,我就是一個。”九條宿指著自己。

    “啥?”爆豪勝己震驚於世界上怎麽會有這麽厚顏無恥之人。

    “這個姿勢太難受了,”九條宿抱臂,抱怨著,“對我很不友好,我都快窒息了,你按我頭那麽緊,推不開隻能踹了。”

    這個理由他居然無言以對,爆豪勝己嘴角抽了下。

    九條宿從桌麵上跳下來,仿佛一個用完人就甩了渣男,把大衣掛到旁邊的架子上,脫了襪子坐到床上,拉上被子躺下。

    爆豪勝己:“……”

    身體躁動,但心靈涼了。

    “喂——!”爆豪勝己瞬間怒氣爆棚,衝過去拉起被子。

    九條宿歎了口氣,道:“我發現親吻的感覺不大好,所以你還是趕緊去寫作業,寫完來睡覺。”

    “……”

    爆豪勝己感覺聽到了自己理智弦崩斷的聲音,額頭青筋不斷浮出來,身體活動得僵硬,一舉一動像是生鏽的機器人。

    “你當老子是工具人嗎?!”爆豪勝己怒吼聲幾乎響徹整個宿舍樓,“西內——!”

    各個宿舍的人:“???”

    第二天早晨,爆豪勝己頂著非常陰沉的臉出現在了教室,周圍氣壓非常低,跟他對視一眼仿佛就要被他給滅殺,猩紅眼睛裏麵翻滾情緒非常可怕。

    班裏幾個草食生物瑟瑟發抖,不敢去看爆豪勝己。

    跟爆豪勝己相比,九條宿正在爆豪勝己的床上呼呼大睡。

    那個該死的家夥!爆豪勝己越想越不爽,自己總是處於下風似乎並不是他的錯覺。

    “那個……爆豪,中午放學你還去歐爾麥特主題的茶話會嗎?”切島銳兒郎被他們推出來,遲疑又小心地問。

    “去。”爆豪勝己吐出一個字。

    到了中午,a班的人上完麥克的英語課後,一個個飛奔出去,三十秒內,教室空無一人。

    麥克推了推眼鏡,嘀咕道:“這群家夥跑得真夠快的。”

    九條宿知道茶話會的情況,他已經拍過下屬去那邊看過了,本來他想讓下屬幫他排隊,但舉辦方明顯很有經驗,拒絕半路換人的排隊,九條宿就沒辦法了。

    他不認為大中午的a班的人匆匆去能進到裏麵,排隊的人都繞了十幾圈,沒排個三小時估計是進不去,連門都看不到。

    到了中午快放學的時候,九條宿淡定從床上爬起來,刷牙洗臉啃了個小麵包,穿好衣服邁出宿舍。

    從窗戶看出去,正好看見a班的小夥伴們走到校門口。

    “黑瑟。”

    形象改造。

    靈巧的黑貓從窗戶一躍而下,踩在一根樹枝上,借著樹枝又往前躍,身體靈活又輕盈,一路跳躍到a班的眾人麵前,正好在校門口落下,驚到匆匆趕路的眾人。

    作者有話要說:  我寫的都是脖子以上=v=

    ——

    感謝在2019-12-21 15:29:07~2019-12-22 16:38:5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迎春彼岸 20瓶;薛成美的走屍 10瓶;數珠丸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