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41、星崽

    其實東明鬆和聞人星要表演的啞劇並不算難,因為啞劇本身就相當有表演的難度, 《表演愛好者》說到底是一則綜藝, 要是要求的太過嚴格、展示出的總是表演新人不好的一麵,最終還是會頗受詬病的。(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所以, 節目組給出的題目是表演人生四大喜事之後、最後方知是黃粱一夢的要求。

    所謂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 金榜題名時。

    當然不可能突兀的就直接表演, 節目組還給了個劇情背景。

    兄弟兩個書生在大旱之年進京趕考, 遇到了原本窮困撂倒,中了暑熱。結果在半路中天降大雨、久旱逢雨, 而後兩人在雨中到達京中,又遇到了京中一位家鄉的大官世叔幫他們安排了食宿、直到他們考試的時候。

    在備考的這兩月之中,兩個兄弟和世叔家的兩位姑娘分別相許, 世叔也覺得他們很有前途。然後就把姑娘嫁給他們, 就在他們和世叔府上的兩位姑娘成親之時,就有下人驚喜的衝了進來, 表示兩個兄弟都高中了。

    而後,便是在金榜題名的那一日夜裏, 這兩兄弟醒了。

    醒來的時候, 他們還在一座破廟當中依然苦哈哈地要進京趕考。

    題目出來以後,無論是觀看直播的網絡上的觀眾們還是在現場的幾位導演和現場觀眾都忍不住笑了。覺得節目組實在是忒壞了,讓人家美夢成真不好嗎?想想碰到了人生四大喜,然後又忽然發現這隻是黃粱一夢, 醒來的落差都有多大啊?

    而且兩位演員在表演的時候,一定要表現出最後才知道那是一夢的感覺。表現的人生四大喜就要非常高興真實才可以。反正觀眾們一個個都興致勃勃的想要看這兩個人的表演了。

    大約十分鍾的準備後,聞人星和東明鬆就穿上了書生的服裝上了場,兩人的長相都很好,這樣的扮相一出來就讓現場許多的女粉絲尖叫了起來。

    啞劇在這個時候就已經開始了。

    而差別也在這個時候顯現了出來。

    聞人星上場之後便是微微簇著眉頭、速度有些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著,時不時的口中還念念有詞,而他的眼神會在看到前方路上的時候猛地頓住,而後微微閉眼,輕歎口氣繼續走。

    而東明鬆上場的時候整個人的氣質就顯得非常好、像是一個偏偏的風流書生公子,他聽到下麵粉絲的尖叫的時候還微微勾了勾唇角。相比聞人星走的比較慢的樣子,他走的很直很正常。

    導師台上立馬就有導師輕輕的交談起來了,鏡頭也非常給力的轉到了他們那邊,觀眾們就能聽到這兩位導師的對話。

    “聞人星已經入戲了,東明鬆沒貼合背景。”

    “嗯,走路姿勢完全不同,聞人星額頭開始冒汗、臉也紅起來了。這小子真厲害,明明開著空調,但就能讓人看出來他很熱。”

    此時,東明鬆回頭看了一眼聞人星的樣子,心中猛地咯噔一下。他才想起來他們進京趕考的時候是時逢大旱,他作為一個趕路了很久的書生,是絕對不可能走的這樣瀟灑的。他頓時就停下了腳步,下一秒就微微的弓起被垮了肩,還輕輕的抹了一把頭上的汗,表示出自己很累又很熱的樣子。

    台上的導師:“……”

    【emmmm,我覺得東明鬆演的好做作啊。一點兒都不自然。】

    【誰說的啊!他這不就是又累又熱的樣子嗎?表演出來了說人家做作、沒表演出來就說沒入戲,你們是甲方爸爸啊要求這麽多?!】

    【啊,下雨了!背景圖案都變了!我去,快看東明鬆的表現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在兩人漸漸的體力不支、臉色蒼白的時候,忽然天空中一聲悶雷響起,兩人都被驚得抬頭望天。在這個時候,聞人星臉上的表情是震驚中帶著些疑惑以及期盼和喜悅,而東明鬆則是毫不猶豫的露出了非常喜悅開心的表情,他伸出手就做出了要接雨水的樣子。

    結果是天空中又打了兩聲雷才開始下雨。

    東明鬆的喜悅的表情更加明顯,他還過頭用一種驚喜的表情看聞人星,伸手晃著他的肩膀似乎在說“終於下雨了”。

    聞人星在雨徹底砸到他臉上的時候,才不可置信地伸手摸了摸臉,然後他臉上才緩緩的、緩緩的露出了一個代表著無盡喜悅和感激的笑容。

    【看到這裏我已經覺得不忍看下去了。說真的我對東明鬆還算是挺喜歡的,覺得他的表演還可以至少比同期的那些新人演員要好很多,但是這種好在可以稱得上是老戲骨的聞人星的對比之下就顯得非常的慘烈了。

    就拿剛剛打雷下雨的事情來說,如果沒有聞人星,那麽東明鬆的表現還挺像是期盼下雨的人看到了下雨之後驚喜的表情。不過我要吐槽他隻聽了一聲雷聲就伸手接雨點的這個動作,就好像他未卜先知知道這雨一定會下下來似的。可事實上背景是已經許久不下雨的大旱的災年,正常人的反應就應該是像聞人星那樣,聽到了雷聲之後驚疑不定,雙眼死死地盯著天空,期待著又懷疑著會不會有第二聲雷和第三聲響雷的出現。

    最終,隻等雨點下下來的時候他才露出了感激和無比喜悅的表情,然後在雨點裏奔跑什麽的就可以隨意發揮了。

    總結一下,我覺得東明鬆在演,而聞人星是真的在那個環境之中。明明都是在台上,可給我的感覺卻像是他們兩個根本不在同一個時空。】

    這個長長的評論在《表演愛好者》的微博下麵瞬間就被點讚上千,然後就有網友直接大呼這位網友說出了他心中的感受。

    【反正我就是覺得看東明鬆很別扭,卻說不出到底哪兒別扭。但看聞人星卻在剛剛那一瞬間感受到了幹旱、對雨水的期盼和喜悅,嘖嘖,不管他們兩個到底誰是橘貓少年吧,但是聞人星的演技真的是吊打東明鬆幾條街啊!】

    此時,兩人已經演到碰到了京中的世叔的階段了,東明鬆在那世叔拿出了表明他身份的身份牌之後就又露出了非常驚喜瞪眼的表情,聞人星看著那個身份牌,先是伸手接過仔細的觀察,而後才露出了一個晚輩見到長輩的、有些儒慕的笑容。

    給他們兩個配戲的那位老戲骨還伸手笑嗬嗬的揉了揉聞人星的腦袋。

    【啊啊啊,又來了又來了那種違和感!!我覺得聞人星和張老爺子是同一個時代的,而東明鬆卻像是硬加上的!】

    【樓上知道為什麽嗎?因為東明鬆根本就沒有入戲啊,他還是在演啊!就算是在他鄉遇到了故知,總要仔細的辨別一下才可以相認吧?但是東明鬆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完全沒有懷疑啊,就像是之前他跟神仙似的,能夠預知天空會下雨一樣。】

    【噗,樓上你笑到我了。這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啊,之前我真覺得東明鬆演技還可以的。】

    這時候這出啞劇已經進行到拜堂成親、同時被府中下人激動地比劃著高中的畫麵了。

    而這時候的聞人星和東明鬆都是愣了一下,而後表現出了不同的喜悅之情。這次,東明鬆的反應似乎比之前好了不少了。

    不過,觀眾們卻覺得很無語了。

    【唔,不知道你們發現了沒有?我覺得東明鬆表現喜悅的方法就那一種表情啊。張大嘴瞪大眼笑得跟個二傻子一樣。雖然這是人生四大喜,本來就是能夠讓人覺得狂喜的事兒吧,可是一個表情看上去實在是太奇怪了。但我看聞人星就沒有那種奇怪的感覺。】

    【聞人星每一次表現喜悅的方式都是不同的,而且還有前麵的情景鋪墊。就像是久旱逢甘,他是先不可置信而後感激的狂喜、遇到故人是先警惕懷疑而後有些不好意思又隱隱激動的喜悅、和美人成親時他臉上一直帶著幸福的笑還一直都牽著他妻子的手、最後這個金榜題名,注意他的表情,他是微微一愣而後像是胸有成竹一樣的輕笑起來。】

    【雖然每一種喜悅的表現方式有很多,但聞人星的表演非常有層次感和情景感。能夠讓你通過他的表演想到一些事情,很容易被帶入。但是東明鬆就差了很多,他的表演就隻是表演,沒有真實感和代入感,這就很糟糕了。】

    而當最後,在最喜悅的時候整個表演舞台忽然一黑,而後便有兩聲笑聲響起的時候,舞台就變了個樣子,原本還穿著新郎官衣服的兩個書生,才發現自己現在身處破廟之中,剛剛那所有的喜悅全都是一場夢罷了。

    東明鬆一臉的不可置信,他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起來快步的走了兩圈像是在確定自己的衣服真的是這個嗎?最後他甚至還掐了自己的手一下,露出肉疼的表情,才長長的歎了口氣。一臉的失落懊喪。

    聞人星也坐起了身,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和袖子,輕笑了一聲又有些失落地搖搖頭,然後才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抬起頭看天,去拉著東明鬆繼續趕路了。

    等兩個人表演完畢站在舞台上等著導師們給指導和評判的時候,東明鬆敏銳地發現這些導師們臉上的表情都有點一言難盡。

    東明鬆心中忽然有了點不好的預感,他回想自己之前的表演,除了在最開始的時候他沒有很快的入戲注意環境,其他的都沒有什麽大問題的。而且他的站位本身就比聞人星要靠前,無論是鏡頭外的觀眾們還是在場的觀眾們第一眼看到的應該都是他。聞人星是在給他配戲。

    聞人星的表演十分平淡沒有出彩的地方,而他卻是把每個情緒都表現的很飽滿,不管怎麽說這次表演他應該是很不錯的。

    結果,台上的一位以犀利評價出名的導師就直接開口了。

    “這是我們的失誤,不應該讓聞人星配合你演戲。你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差的太多。我不知道該從哪裏評價,隻能說從一開始上台的時候你就沒演好。而且最後一幕要不是聞人星幫你一把,你那戲就要演不下去了。”

    “不過聞人星雖然隻比你小半歲,但他確確實實是個老戲骨了。我們不應該光看臉就把他放給新人配戲的,應該把他放到張老那一掛,偶爾出境就行了。”

    東明鬆在這位導師開口的瞬間就覺得耳朵嗡嗡作響,再聽到他說他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時候,整張臉都漲紅了起來。

    哪怕是他想要極力的讓自己露出笑容表現出虛心受教的樣子,可他臉上的表情還是變得非常扭曲和不甘心。

    這樣子瞬間就引來了一群彈幕的群嘲,而東明鬆沒看直播自然是不知道的,他最後還忍不住問了一句:“雖說我、我參加表演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在家中也是經常練習的。我、我剛剛可能是太過緊張了,沒發揮出我的實力……希望、希望導師們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我爸爸和媽媽很努力的把我送上舞台,我卻因為緊張又辜負了他們的期望、辜負了給我加油的廣場粉絲的期望我……”

    “我之後還是再戴著頭套去多多練習吧。”

    東明鬆這樣一賣慘,網上嘲諷他演技差的評論很快就被他的粉絲和橘貓少年的粉絲給壓下去了。

    大家都在說阿鬆有輕度的抑鬱症,能夠站到表演台上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你們說話能不能不要那麽惡毒?這一類的話,就連坐在台上的四位導師聽到這話也不知道該怎麽說他。不過那位心直口快的導師已經露出了非常不滿的神色。

    就在他想說不能因為你有病就不重視專業的時候,旁邊的聞人星突然開口。

    “你是那個橘貓少年嗎?我記得橘貓少年還有兩個家長呢,他們來了嗎?”

    東明鬆聽聞人星這麽問心中一跳,不過他現在對於聞人星憤怒更勝於理智,他實在是不能接受聞人星比他高好幾個層次的說法。於是聽到聞人星的問話就直接抬頭盯著他:

    “他一個是我舅舅,一個是我爸爸。他們為了我成才付出了許多!”

    這時候,鏡頭就直接掃到了台下坐著的東明鬆的舅舅和爸爸的身上,而他們身邊還像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放著一隻黑貓、一隻白貓的玩偶腦袋。

    聞人星看著那兩個玩偶腦袋,抽了抽嘴角:“說真的,那麽醜的玩偶腦袋,真的能戴出去嗎?”

    東明鬆一愣,然後他那個舅舅就已經十分憤怒的在底下站了起來,直接把黑貓的玩偶腦袋戴在了自己的頭上:“你不要看我家阿鬆性格軟脾氣好就陰陽怪氣的!我就是那隻黑貓!”

    聞人星:“……我特別想知道,你是怎麽做到在四個月的時間裏矮了十幾公分、又胖了幾十斤的啊?”

    這一聲來自靈魂的問話,瞬間就懟地東明鬆的舅舅說不出半句話了。

    而在這個時候,場內的人忽然聽到了一聲低低地帶著嘲諷的笑聲,聞人星先轉頭看向現場的一個角落。鏡頭一掃過去,場內的許多人都忍不住發出了驚呼聲,而直播彈幕上則是一片awsl了的尖叫。

    【堵上我所有的財產!!這是黑白貓正主大佬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有話要說:  嘿嘿,晚啦點兒啊。明兒更新5000大章哈。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