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九死尤未悔(下)

    前有上古大神女媧娘娘遣九尾天狐下界,幻化人形,名妲己,蠱惑商紂王,害了一朝江山,後有太公子牙領旨下凡,助武王伐紂,建立周朝,得七百年國運,凡此種種天人或主動下界,或遣化身及手下人下凡影響人間大勢走向之事,千萬年來,早已是不勝枚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於那諸天神佛而言,這繽紛多彩的人間,便是一座棋盤,地上的人,就是棋盤上的棋子,一朝一代的興衰更替,千萬百姓的生生死死,就隻是一局弈棋的結果而已。

    他們一手造就這王朝更迭,既可為他們近乎永恒的生命增添無窮樂趣,也能以此為契機,大肆掠奪人間氣運,反哺自身,更有那成仙得道之後,依仗修為,下界遊戲人間,戲弄凡人,百無禁忌者,皆為禍害。

    隻可惜,人雖貴為萬物之靈,可未經修煉者,也不比靈智未開的野獸強上多少,成功踏足修行之道的,畢竟是少數,能看清這一切,了解到這一切的,更是少數中的少數,而在這極少數人裏,就算是偶有不忿的,可千百年來,也沒有幾個敢於反抗者。

    其一,實力不如人家,那些高坐釣魚台的仙人們,個個都是得道已久,道法通玄,在他們的麵前,這些反抗者無異於是牙牙學語的嬰孩,就算受限於天地法則,他們無法在人間發揮出自身的最強實力,但哪怕被壓製在同一境界,仙人的手段也更加玄妙,再加之人多勢眾,那些偶爾心有不忿者,自然也是敢怒不敢言。

    其二,凡間修行者,修為到了,便可白日飛升,當然,其中自有劫數等待,失敗,則化為齏粉,再也找不了天人的麻煩,飛升成功之後,自己也成了對方的一份子,哪怕最初依然覺得這人世間才是自己的家鄉,可時長一久,悠悠數百年過去,心性自然也會變得如其他仙人一樣,以看待螻蟻的心態看待世人。

    這就是世道。

    約莫兩百年前,敖烈因緣際會與那神君相識,當然,說是相識,在那位一人壓過一座江湖的神君麵前,這頭曆經千難萬險,以黑蛇之身化龍的魁梧漢子,其實也算不得什麽,那位神君一向眼高於頂,自然不屑於與這些妖獸相交,所以其實是敖烈厚著臉皮找上人家罷了。

    敖烈口中的神君其實並非為第一個提出“封天”之事的人,可絕對是第一個敢於去親自實施的人,在他之前,這“封天”也就隻是一個隻存在於口頭的想法罷了。

    但很可惜,哪怕是這位修為蓋世的神君所能達到之極限,也還不到能行此事的地步,畢竟想要徹底斷絕天人下凡之路,使得他們無法再隨意奪取人間氣運,操縱人間走向,就算換做一位大羅金仙,也未必能做到。

    在武道的山巔上一個人寂寞了足足一甲子的時間後,他終於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在看到那位後起之秀袁飛時,尤其是在看到他竟也與自己有著相同目的之時,他毫不猶豫地主動屍

    解轉世,並將一身修為與武運完完整整地饋贈於他,希望他能夠借此完成自己的遺誌,行那封天之事,日後人間事歸人間管,諸天神佛,再也不能隨意幹預。

    但很可惜,這位連真神下凡也敢以拳殺之的袁飛,最終也失敗了,而他的結局顯然要悲壯許多,他能活,卻不願活,他占了太多武運,若是他苟活下去,那麽這件事,就永遠也不可能有人能夠做成,所以他以自己魂飛魄散為代價,將一身武運還於中原,就此徹底地消失在了天地之間。

    隻是在去行那前無古人的封天之舉前,他早早留下了一個化身,最後幫助初立國的大洛王朝建立了鎮武司衙門,用來鎮壓中原氣運,使其不可輕易再被天上仙人掠奪,最後才有了之後長安武庫中,親自為李輕塵授拳之事。

    敖烈這一番話說罷,李輕塵聽得那是心神激蕩,熱血翻湧,心中湧起對這二位舍生忘死的前輩之無限欽佩,而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泥丸宮某一處,有一顆小小的種子亦是破土而出,緩緩發芽,茁壯成長。

    李輕塵暗歎,這才是真正的武人呀,以武衛道,以拳撼天,拳腳所指,是要讓天上仙人再也不可隨意向人間伸手,如此豪情,才可稱之為萬古第一狂,跟他們這樣心懷天下的前輩們一比,自己這些事,又算得了什麽呢。

    原來江湖並不隻有那些無趣的恩恩怨怨,也不隻有襄州鎮武司,乃至於武真一之流,更有聖人心性的孫思邈,敢與仙神抗爭的神君,袁老前輩,這些人,才可稱武人脊梁呀!

    鬼使神差的,李輕塵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話音未落,九天雲海忽然以那高山之頂為中心,緩緩扭轉,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其中電閃雷鳴,道道威力驚人的霹靂在雲海之中如遊龍般奔騰不休。

    烏雲漫天,就連那**如屋舍的明月都已經漸漸隱沒消失,月華透不出半尺,陣陣狂風呼嘯,直吹得人睜不開眼睛。

    位於山腰處的李輕塵與三三姑娘根本毫無感應,完全還沉浸在魁梧大漢剛剛所講述的故事之中,而那魁梧大漢敖烈卻一下從地上站起身來,臉色凝重,先是瞧了二人一眼,然後囑咐道:“你們就在此好生溫養神魂,尤其是那過刀山,乃是一樁大機緣,於你們將來成就三品之身,有著莫大幫助,之後老爺若是召見,我便會來接你們。”

    說罷,腳下騰起浮雲,一下便飛離了此處山間平台。

    李輕塵與三三姑娘麵麵相覷,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麽,二人都看出了敖烈那份急切,估計若非他們二人在此,都要化龍離去了,心中想著許是那位神秘的老爺召見他吧,隻可惜,還沒能來得及套出那位老爺的真實身份,不過思來想去,沒有頭緒,也就沒再想了,而是開始回想那所謂過刀山的大機緣。

    山頂上,四周烏雲環繞,雷聲滾滾

    ,其中還有無數高大的人影在雷雲之中若隱若現,個個皆是接天連地,似有無窮偉力在身,隨意一擊,便要打落整座山頭。

    那魁梧漢子敖烈駕雲上來的時候,還挨了一道閃電,一下砸在了身上,隻是略微燒焦了些許皮肉而已,以他體內比人族武者要渾厚千倍的氣血之力來說,幾下便可恢複如初,其中蘊含鎮壓萬邪的力量倒是比較麻煩,得溫養好些日子才能痊愈。

    不過他清楚,這是因為他還身在這裏的緣故,若是換做在外麵,再挨上這麽一下,他當場便已經重傷了,這些天人下手,還真是夠狠的。

    上得山頂處,敖烈一下跪倒在地,麵容苦澀,一個頭磕在地上,小聲道:“愧對老爺多年栽培,給老爺您惹麻煩了,敖烈自去受刑,絕不會讓此事波及靈隱山。”

    自家老爺的事,敖烈與之相處已有千年,自然知曉許多,老爺雖然厲害,但素來不喜麻煩,尤其似乎不願與天上那些人為敵,自己因為念及舊友,心情激蕩,一時多嘴,似乎觸怒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此刻理當出去領罰,就算是死,也不能牽連到自家老爺才是。

    卻不想,那位向來都是不苟言笑,語氣十分清冷,對他的態度絕不會比對那些毫無生氣的草木好上多少的老爺,今日卻是一反常態,就連聲音也多了幾分柔和關切之意。

    他轉過頭,看向敖烈,笑道:“小烈,你這是在與老爺我講笑話麽?”

    敖烈微微一愣,不知是何意,卻見自家老爺突然伸手一抓,竟一把將那覆蓋了方圓百丈之廣的龐大雷雲抓住,再往手心一拉,那團龐大的雷雲便匯聚成一條灰色的細線,一下落入其手中,被他輕輕一握,就頓時化為一道煙霧徐徐消散,可與此同時,天上卻有一個慍怒的聲音響起。

    “你敢!”

    卻見他左手提著一位身穿彩羽錦繡袍,頭戴蓮花道冠,嘴角留著八字胡的俊秀男子,右手在麵前輕輕一劃,下一刻,便出現了一道與人等高的大門,裏麵可見六道旋轉不休,直看得人神魂都好似要被一下吸進去的光柱。

    完全不顧手中那曆經千難萬險,早在三百年前便已得道飛升,最終配享仙位的男子不停乞求討饒,他直接將其丟入了門內一道橙黃色的光柱之中,目送其慘嚎著消失不見。

    親手將這曾不可一世,自以為也能隨意高坐雲海,垂釣人間的仙人打入六道輪回後,他雙手負後,揚起頭看向天際,眼神微冷,恨不客氣地反問道。

    “你們也想下來?”

    霎時間,狂風頓止,烏雲消散,那些影影綽綽的高大身影,全都消失不見,連句狠話也不敢撂下,就好似從來就沒有來過。

    要想活得久,審時度勢最重要,死個道友而已,算個什麽?

    一切重歸平靜,天幕繁星依舊,山頂明月姣姣,敖烈打了個噴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