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十二章:姬無夜,必須死

    “好名!”

    “好酒!”

    輕君呼了一口氣,鄭重的看了韓非一眼。(看啦又看手機版m.zzhyyy.com.cn)

    他從來都不曾小看眼前的這個男人,從第一次見麵開始,從他的眼神裏,輕君就看到了那輕浮之下隱藏的鋒芒。

    這種姿態,輕君很熟悉。

    因為他自己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隻不過,隱藏的方式不同而已,所隱藏的東西不同而已。

    所以,他在那是客棧之中有了與韓非交談的興趣。

    但是,每當輕君以為更加了解韓非的時候,又能夠總是在韓非的身上看到全新的東西。

    不得不說,眼前的韓非是一個具有著極強的個人魅力的人。

    一杯酒。

    有人喝出豪氣萬千。

    有人喝出恩怨情仇。

    有人喝出醉生夢死。

    有人喝出蕩氣回腸。

    而輕君,在這酒之中喝出了吞吐萬千氣象的磅礴大氣。

    韓非要變法!

    變韓國的法!

    借助這一杯酒,韓非向輕君毫無保留的展露出了自己的心思。

    秦國的強大,秦國六世餘烈,向中原大地之上始終展現著這種鋒芒。而到了秦王嬴政這一代,更是有了問鼎中原之氣度。

    天下忌憚之。

    諸侯嫉妒之。

    尋根到底,秦國之強,逃不過兩字。

    “變法!”

    自商鞅變法之後,秦國,窮則變,變則通,到現在,通則達!

    韓非想要效仿秦國之變法。

    在韓國的皮中,注入秦國的骨。

    以秦國之變法,為韓國注入那流沙之魂。

    他想讓韓國成為第二個秦國,甚至,超越秦國。

    “天下名酒,秦楚齊三甲。”

    “若是這“流沙”,輕兄可說入得了這三甲之位嗎?”

    韓非的心思,讓輕君側目。

    韓非在招攬自己。

    輕君自然明白韓非為什麽會說出這樣的話。

    以自己目前所展現出來的力量,能力,以及智慧。

    入了韓非的眼了。

    想要釀造一壺好酒,一個人是不夠的。

    一粒沙子落在水中也不能改變什麽。

    所以,他需要很多的沙子。

    他想讓自己成為一粒沙子。

    成為流沙的一員。

    韓非的話,對於有一些人來說,很隱蔽,而對於那些別有心思的人的耳中,那就是大大的不同的。

    看似品酒。

    實則是在論天下。

    韓非看似在問輕君‘流沙’之絕。

    其實是在輕君展現他理念之中的韓國,有他改變之後的韓國。

    若輕君真的有誌於韓國,那麽,他就拒絕不了這樣的韓國。

    大道萬千,但是最後依舊殊途同歸。

    隻要最終的目的一樣。

    加入流沙。

    那麽他韓非就會是輕君永遠的盟友。

    “我不會拒絕,若是我真如自己說目前展現出來的心思來講,不會!”

    “畢竟,強大韓國是共同的目標!”

    “你是這樣想的吧。”

    輕君將酒杯之中的酒一飲而盡,在心中淺笑一聲。

    “可惜,我拒絕!”

    “沒錯,你我都會讓韓國強大起來,但是你的這種‘強大’卻不是我需要的‘強大。’”

    “韓國,我會讓他開出最燦爛的花,然後......凋零!”

    輕君在‘流沙’激蕩之間,心思莫測。

    “這酒,很不錯。”

    “但是我不喜歡......”

    輕君的這一句話,讓韓非的眼睛稍微的眯了迷。

    他知道,他的流沙,又多了一人。

    酒不錯,那就是認同了韓非的理念。

    不喜歡,那是因為有自己的方法。

    這樣......就夠了。

    合作與競爭。

    存在於他們之間的關係,開始徹底的明顯了。

    一場無聲的交流就這樣開始以及落幕。

    輕君與韓非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氣氛開始變得融洽,輕君在喝過一杯之後,就不再貪杯,倒是韓非是一杯接著一杯。

    看著美姬的舞蹈,倒是醉人。

    但是,一旁的兩人可是坐不住了。

    安平君那肥胖的身軀在桌子上不安的扭動著,一張臉憋得通紅,嘴巴半張,好似要說什麽欲言又止。

    龍泉君比安平君好一點,但是也好不在哪裏去。

    一張臉黑的好似可以滴下水來。

    輕君兩人坐在龍泉君的側麵,沒有想象之中的威逼利誘,好似剛才的對峙不過一場幻覺。

    詭異的平靜。

    平靜的詭異。

    眼前好似無事發生的場景,讓龍泉君膽戰心驚。

    有一種莫名的未知的恐懼感籠罩的他。

    “夠了!”

    “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麽!”

    龍泉君的牙關緊咬,一雙手微微的顫抖。

    “呀,怎麽了王叔?”韓非的手上拿起一根竹筷,然後眼花繚亂的轉了幾圈,毫不在乎的說著。

    “原來如此啊。”

    龍泉君聽著這句莫名其妙的話腦海之中閃過一絲思緒,好像想到了什麽卻是怎麽也抓不住。

    龍泉君壓低了聲音,惡狠狠的說著。

    “韓非,你什麽意思!”

    韓非的身軀微微的往前伸了伸,好似在聽著什麽。

    “原來如此啊。”

    韓非又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話。

    聽到這句話,龍泉君的心陡然一顫,看著韓非的目光猶如看一隻惡鬼。然後龍泉君的目光猛然看向了窗外。

    在窗外,一個原本應該存在的人影此時失去了身影。龍泉君的身體就像是散了氣的氣球,整個人都癱軟的坐在了哪裏。

    “完了。完了。”

    “韓非,你好狠的心思啊!”

    看著眼前龍泉君萬念俱灰的模樣,韓非的笑容一點點的消失。

    “王叔,侄兒狠嗎?比得上你們嗎?”

    “十萬兩黃金!”

    “邊關將士的軍費!”

    “你們還記得為什麽王城會緊急輸送軍費嗎?”

    韓非的臉色出奇的冰冷。

    這一段時間的焦慮以及壓抑在這一刻全然的釋放。

    “有些錢,可以拿。”

    “但是有一些錢,隻要是有了心思,那就應該去死!”

    沒有人知道他這幾天到底經曆了什麽。

    縱觀天下局勢。

    兩個月前,先有秦國立後,國師姬無雙身份傳遍天下,是那周王朝最後的太子。

    不應該說是最後的天子!

    因為以及沒有了天子,太子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天子。

    作為周王朝天子唯一的女兒。

    這樣的身份,成為秦王嬴政的王後。

    換一個角度來講。

    秦王,以經入了周王朝的王脈。

    那麽,秦王又做了什麽?

    他又能做什麽?

    他出兵秦都,向韓國魏國兩國借道,討伐東周西周兩國,以討逆臣賊子。

    這是大義,天下大義!

    韓國與魏國敢不借道嗎?

    周王室的確已經沒落,但是,隻要周王室存在一天,那麽天下諸侯就不得有一人稱天子!

    雖然天子之稱早已經不過是一個代號而已。

    但是,就是這個代號,才是連接整個中原的整體。

    而天下諸侯掙得也是這個名號。

    想要爭取整個名號,他們必須首先承認這個名號!

    若是他們自己都不承認,那麽又如何讓別人承認呢?

    若是容許借道,這樣的舉動,那無疑就是將自家的前門打開後門也打開,家裏麵的安全,完全就是看那個闖入的人的心情。

    心情好了,皆大歡喜。

    若是心情不好,家給你砸了。

    但是,如果不容許借道。

    那麽那就是袒護逆賊,一頂不忠同黨的黑鍋就要背上。

    雖然也算不上黑鍋,畢竟他們當時的確插手了。

    以前說你自己不知道,不了解,不明白。

    那麽作為最後的周天子現身說法,這要怎麽狡辯?

    一句逆賊,就讓東西兩周失去最後的庇護,在秦國的鐵蹄陰影之下顫抖。

    這個黑鍋一旦背上,相信秦國的鐵蹄會在第一時間對上韓國。

    秦國正好愁沒有理由向韓國動手。

    畢竟,所有的戰爭都講究一個出師有名啊。

    沒有任何理由就掀起一場可能滅國的戰爭,那麽迎接他的將是全天下的抵抗。

    秦國的強大和恐怖,六國幾代上下都有著深刻的體會。

    秦國擁有消滅任何一個國家的戰力,但是他沒有辦法麵對六國的聯軍。

    當年鬼穀縱橫家蘇秦身配六國相印,鎖秦國於函穀關不得出。

    如不是後來同樣是出生鬼穀縱橫的張儀一把劍,一張口,遊說天下,瓦解六國聯盟,讓六國彼此仇恨與忌憚。

    此時秦國如何,尚不可知。

    從那之後,秦國的鋒芒收斂,六國也彼此固守。

    但是從那以後,六國也不敢輕易的讓秦國有了出兵的理由。

    但是如果有了理由,還是一個不能夠反抗推辭的理由,那麽韓國將會孤立無援!

    天下攻之。

    所以,韓國在討論之後,就同意了秦國的請求,同時,發軍餉,壯大邊關軍隊力量,提防秦國。

    於是,才有了這次的十萬兩黃金的軍餉。

    韓非沒想到,居然有人真的敢在這個時候對這批軍餉下黑手!

    膽小迷信鬼神的韓王此時也不得不下死命令找回軍餉,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哪怕真的是鬼神所搶,那他也準備在鬼神的手中搶回來!

    想到這裏。

    韓非也不由的心寒。

    “大將軍姬無夜,到底是真的貪,還是......”

    “姬無夜,姬無夜......姬......”

    韓非心底默念著姬無夜的名字。

    姬!

    韓非好似想到了什麽,但是馬上打消了念頭。

    這天下姓姬的人多了。

    不是所有人都與周王姬姓有關。

    隻是,那一點點怪異的感覺總是消不去,也想不明白。

    但是,不管怎麽說。

    姬無夜必須死!

    ~~~~~~~~~

    正式恢複更新。

    理直氣壯的小聲請求各位推薦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