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2章 藥裏有毒

    幾人剛走到西山村頭,便遇見朝這邊而來的黑袍等人。(Www.K6uk.Com)

    “大福哥。”火焱喊道。

    吳大福看著他們,有些意外,“你們怎麽來了?”

    “此事說來話長……”水淼把他不在這段日子裏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菊花冷哼,“這個婆娘真是命大。”

    “可不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屬貓的,有九條命。”火焱附和道。

    吳大福也把今日發生的事情和他們說了。

    火焱直言,“這群人真不是個東西。”

    “這樣也好,以後彼此不相欠。”吳大福現在沒了拖累。弟弟救活了,他也不用再管西山村的鄉親,“等除去沈青萍,我們兄弟便會離開此地,歸隱山林。”

    “大福哥,在那之前還要勞煩你們和火焱,木森,地虎留在這裏,我和黑袍回京複命。”水淼說道。

    吳大福點頭,“好。”沈青萍不除,他們也不能放心的歸隱。

    接下來,幾人便商議除去沈青萍的計劃。

    旁邊一直默不吭聲的吳大壽眸底變得複雜起來,隻是他隱藏的深,沒有人注意到。

    商議好後,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幾人打算離開。

    這時,黑袍突然說道:“不好!”聲音中帶著一絲緊張。

    火焱擦了把臉上的雨水,問道:“怎麽了?”

    “有異變。”黑袍說著,便向旁邊的那條路而去。

    那是墳堆的方向。吳大福忙跟了過去。

    其他人也都緊跟其後。

    墳堆旁,屍橫遍野,橫七豎八的屍體都倒在血泊裏,瓢潑大雨急速落下,衝刷著地麵的血跡。

    而眾人方才還哄搶裝著神水的壇子,此時已經碎裂成瓦片落了一地。神水也早隨著雨水血水向四處衝散去,最後沒入地麵。

    幾人來到看見這副場景,不由得一愣。

    吳大福眼底劃過一抹痛楚。這些人都是他的鄉親,現在卻為了神水,自相殘殺。

    “全死光了。”火焱走過去,掃了一圈地上躺著的屍體,最後彎腰拿起一塊碎瓦片,“真是可惜了這麽多的神水。”

    菊花冷哼,“死了也好。”方才竟然還威脅他們,現在報應來了。

    看到這些熟悉的人都已無生命氣息的躺在地上,吳大壽難掩哭聲。吳大貴在旁安慰他。

    吳大福看向身旁仍然一臉氣憤的清秀男子,“花弟,勞你去拿鐵鍬過來,我想……”

    菊花知道他重情義,想要給這群白眼狼收屍,心中雖然不平,但還是點頭,“我這就去。”話落,剛想轉身離去,旁邊的地虎就手一動,隻見泥土翻起,一個能容納多人的巨型大洞顯露於人前。

    “有地虎在,哪還需要大福哥親自動手。”他的能力是控土,挖個坑自然不在話下。

    吳大福拍了拍他的肩膀,“多謝地虎兄弟。”

    幾人都上前幫忙抬屍體,唯有一言不發的黑袍目光幽深的看著不遠處的墳包。

    這處是西山村的墳堆,死去的村民最後都會葬在此地。吳大福等人將這些人的屍體都抬放在洞內。

    “地虎,埋了吧。”吳大福最後看了一眼洞內的數十個鄉親,難忍的撇開頭。

    地虎手一翻,泥土齊刷刷的將洞口掩埋。

    雨水越來越大,幾人身上的衣物全部濕透了。火焱說道:“我們回去吧。”

    幾人都點頭,欲要離開。

    黑袍卻皺眉,他能察覺到此處有異變,卻不知到底是為何。

    “黑袍,怎麽了?可是看出什麽來了?”水淼見狀問道。

    吳大福也想起他剛才說有異變,他本以為值得是村民自相殘殺之事,可現在見黑袍沒有好轉的臉色,猜到可能另有他事。

    幾人投來詢問的視線,黑袍卻搖頭,“目前不知,但我感覺此事絕對非同小可。”

    “這裏荒村一個,除了我們連個鬼影都沒有,能出啥事。”火焱轉了一圈,也沒看出四周有什麽異常。

    水淼是知道黑袍的能力的,他能察覺到常人所看不到的事情,“你再仔細觀察一下。”要真的有什麽異常,他們也好能及時發現。

    片刻,黑袍還是一無所獲。此時,天色漸暗,大雨落下積成的水已經到了小腿處,“我們先回去,等雨停了再過來。”

    “好。”眾人向前方走去。

    在他們走後沒多久,被雨水衝洗變得鬆軟的泥土裏突然伸出一截白骨,四周的墳堆也蠕動起來……

    窗外大雨傾盆,風聲呼嘯拍打著窗戶,依靠在床邊發呆的柳媚兒心中感到沉悶不已。

    她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異能也恢複大半,可是她仍舊逃不脫此地。

    男女主自身帶著氣運,受天道庇護。以前和沈青萍多次交手,她已經從中吃過太多的苦頭了。因此,即使她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此地,也不敢和百裏敬軒硬碰硬。

    那個冷漠的男人,表麵看起來對她很好,可一旦惹怒了他,她不知道會迎來什麽樣的對待。

    所以,沒有完全把握之前,她還不能逃走。

    就算要逃,也要他不在身邊之時。

    一道沉穩的腳步聲向這邊而來,柳媚兒一聽就知道是那座冰山,她很不耐煩應付他,便將鞋子一脫,倒在了床上。

    門外的百裏敬軒手中端著一碗藥,他另一隻手輕敲門板,“媚兒,你睡了嗎?”

    裏麵沒有響動,他看著手中冒著熱氣的藥直皺眉。

    她今晚還沒有喝藥。

    想起她的傷勢,他又敲起了門,直惹得屋內的柳媚兒心煩不已。知道她要是不開門的話,這人還指不定要敲到什麽時候。

    門被從裏打開,百裏敬軒迎上一雙怨念的目光,他眼底卻劃過一抹寵溺,將手中的藥碗遞給她,“喝藥。”

    碗中黑漆漆的湯藥冒著刺鼻的中藥味,本來身為中醫世家傳人的她是不懼藥苦的,可也不知道為什麽看著這碗藥,她覺得很不舒服。

    不對!

    這碗藥不對勁!

    柳媚兒接過藥碗,放在鼻尖嗅了嗅,最後臉色一沉。

    “怎麽了?”百裏敬軒見她如此麵色,心中仿佛猜到了什麽,麵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柳媚兒冷眼看著他,“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