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四三章 初 具 規 模

    翌日清晨,早起的鳥兒剛剛睜眼,公輸集團的人已經在忙碌啦。(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東邊飛來的機關鳥更是陸續帶來許多振奮人心的消息:

    嚴傳旭:“海定號”在東邊196千米處一個叫“赤崖”的地方即發現了品位極高的鐵礦。開采及裝運條件也很好,現在已滿載上百噸鐵礦石返航。

    瑪雅:第一批橡膠乳液已經收獲。“藍色號”已出發前往“赤崖鐵礦”進行大規模開采。港口建設進度神速,從瑪雅島帶來的兩台吊機業已安裝到位,裝卸工作非常迅捷。

    巫念:盧塔斯大巫帶著一百臘索人到了“摩爾港”,他們皆以為瑪雅家主是神靈。因為隻有在神靈的指引下才能發生這樣神奇的變化。大巫還遵從瑪雅女神的要求帶著神龜三號和“海靜號”前往圖南尋找煤礦去啦。

    田點點:拖後的神龜四號已完成從瑪雅島到摩南島全程的中繼點設置。從江都發出的機關鳥已經能夠飛抵摩南島。

    然後是轉來的消息:

    大島駿的雇傭軍團和村上樹的海外軍團共同組成的運輸船隊已於8月24日辰時從東桑國的南渡港出發,運送兩千三百名招募人員和糧食前往摩南島而來,望陛下派人接應。

    朱有珠,薑虹,“旭日弓”,季殊,季子,白濤等人的噓寒問暖思念牽掛……

    公輸孟啟一看:喲!都是好消息嘛。當即一一回複:

    朝中眾卿,本王已安全抵達摩南島,建設工作全麵展開。陳國之事還望眾卿多費心。

    命沈漁夫領神龜二號前去接應東桑運輸船隊。

    如果“摩爾港”防鯊力量不夠可調回武家兄弟。

    本帥將於明日中午前滿載硝石而歸。

    隨後公輸孟啟把所有信息在“海寧號”艦首大聲宣布,讓勤奮勞作的公輸集團人員知道:無論他們走到哪裏,強大的國君元帥都能夠給予他們最大的支持。讓他們開心的工作,讓他們的工作變得很有價值。

    硝石的采掘工作比預想的還要順利,而簡易道路也足以讓機關馬拉車飛馳。中午12點剛過,上百噸硝石就已裝載完成。“海寧號”即將返航。

    公輸孟啟決定留下三百人和足夠三天的補給,讓他們繼續在此采掘、轉運,因為他已發出機關鳥通知胡往暫代沈漁夫駕駛“海安號”前來繼續裝運。

    留駐“鳥湖”的人就交給班克斯和淺見隆統領。公輸孟啟以開玩笑的口氣對臘索人說:

    “嘿,未來的酋長,我把公輸集團的人交給你啦。你可得把他們照顧好了,否則你可加入不了公輸集團喲。”

    班克斯拍了拍機關馬又把“千裏鏡”舉得高高的說:

    “陛下放心。臘索人對您絕對是忠誠的!”他很聰明已經學會了“陛下”的用法。

    “海寧號”回到“摩爾港”時已是子夜,寧靜的海港還閃亮著許多燈火。

    第一座煉鐵爐已經建成,剛開始點火烘爐。烘爐:就是把新建的爐窯以緩慢加熱的方式將建築材料裏麵的水分蒸發出去。這個過程一點也急不得。

    公輸孟啟及時的返回正好趕上這一關鍵過程,畢竟瑪雅隻是個理論家。在經過仔細查看後,公輸孟啟對煉鐵爐提出了幾個小的改動。

    總體來說工匠們幹得很不錯。烘爐的過程需要持續三天,隻要保持穩定的溫度就行啦。

    接下來還有兩項重要的工作必須瑪雅和公輸孟啟共同督導參與。那就是:火藥的大規模配製和天然橡膠的硫化改性。

    瑪雅不希望公輸孟啟過於急躁,要他好好歇息等天明後再作商議。

    可第二天公輸孟啟剛起床就被巫念,田點點,元春,嚴如碧四人給圍了起來。

    “你們這是幹什麽?”他不解地問。

    元春提醒道:

    “國君哥哥,你可記得今天是什麽日子嗎?”

    嗯?這又是什麽套路,他記得在今年春天在岱京城的北門樓上巫念也問過類似的問題。這一晃到了摩南島的春天咋還問呢……

    不過這次他沒想那麽多,直接說道:

    “今天不就是8月30日嗎。咋啦?”

    “嗯,對呀。也是8月的最後一天。”元春的重複好像很無聊額。可她還在繼續說:

    “所以呢,你不能碰火藥,不能出海,不能接近……”

    “不是!這是為啥呢?”公輸孟啟可真急啦,外邊可是一大堆的事情,自己卻被老婆妹子們包圍著胡扯。他掀開元春就想往外走……

    “你,你”元春也是急啦,隨手抓過一條胳膊管她是嫂嫂的還是小姑的先把他攔住再說。

    元春抓住的是巫念的胳膊。有巫念挺著凸起的肚子擋著,公輸孟啟也隻得停下腳步。

    元春也不再繞彎子,直接說道:

    “哼!大祭司的話你忘了嗎?《彖》曰: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於八月有凶……”

    嗨!原來是這檔子事啊

    公輸孟啟無奈地揉了揉鼻子,說:

    “好妹子,你記性可真好!這八月的凶事呢說來也有幾件:江都對陣古不從和西洲馬戲團,岱京城兩個學院機關對戰誤傷學員,雙足島上采掘硫磺,大海之上躲避風暴……”

    “可這些事不都過去了嗎。哥哥我吉人自有天相,沒事呢。”

    “過了今天才算是沒事。”巫念挺著肚子板著臉,明顯是不會放行。

    看來這事沒得商量。公輸孟啟眼珠一轉,說:

    “那本帥去看看傷員,就是那個李敦,總可以吧。”

    “可以。我們和陛下一起去。總之今天陛下上哪兒我們就陪你到哪兒,不能去的地方就是不能去!所以你也別動啥歪心思。”巫念說得很堅決,那意思就算你想借口上茅房都不行。倆妹子去不了的地方還有倆老婆呢。

    “好吧。先去看看李敦。”公輸孟啟摩挲著空空的權杖,此刻即便是有“黑裝置”在也不敢對這幾位女士施展吧。這套路怕是子夜從瑪雅那就開始啦,仙女媳婦也會信周易八卦嗎?估計是的,不然她們怎麽會合謀算計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