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二一章 又喝醉了

    “噢,沒事兒,我就是收到了李名海一條爽約短信,心裏不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你們家老齊和何藝揚正巧撞槍口上了。不好意思啊,下午讓你們見笑了。”

    為了雙方能對上,我隻能再次把李名海搬出來用一下了,說來心裏還真有點慚愧。

    都把李名海賣了,盈盈當然是相信的了,還以過來人的身份給我做起了心理輔導。

    “原來是這樣啊,靜靜,你還是太年輕,男人當然是要以事業為主了,總不能時時刻刻都陪在你身邊吧,所以你以後可要大度點,別老因為這麽一點小事就和人家吵架啊。李名海那麽好的一個男人,小心被你的小心眼嚇跑,到時候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盈盈還真是苦口婆心地希望我能和李名海好好在一起啊,真不知道李名海是不是給我身邊的每個人都下**了。

    不行李名海的話題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我果斷地扯開了話題。

    “對了,你現在還在醫院嗎?阿姨人怎麽樣了?”

    “沒有,我回家了,老齊心怕我在醫院睡不好,就讓我回來了,他一個人留在醫院照顧他媽呢。”

    哎呀,又是一口猝不及防的狗糧,這還讓人活不讓了啊?

    “行了,你別再給我撒狗糧了。這麽晚打電話過來,應該不會就是問問我為什麽生氣,還有給我撒狗糧吧?”

    其實我已經猜到盈盈打電話過來的目的了,聽盈盈這心情不錯的語氣,老齊八成已經同意了。

    “好吧,我打電話過來就是想告訴你,我們家老齊同意你的請求了,明天一起去趟公安局吧?”

    我就知道老齊和盈盈是一對心地善良的活寶,聽到盈盈表麵還裝著有些不樂意的語氣,就能想到她此刻可愛的樣子,我恨不得狠狠親她一口呢。

    第二天我如約陪著老齊和李名海來到了公安局。王謹為知道盈盈他們不會再追求責任,感動地差點給他們跪下,並十分誠肯定向他們道了歉。

    公安局也接受了老齊的不追責,同意會向法院提出對其勒索罪的從輕處罰意見,但是王謹為還涉嫌故意傷害,這個責任如果想免,也需要得到當事人的同意。

    這個當事人自然就是何藝揚了,老齊竟想都沒想就拍著胸脯說,現在就把何藝揚叫過來,讓他同意不再追究其責任。

    我一聽到老齊要打電話把何藝揚叫過來,便想立馬離開了。想想昨天發生的事情,我怕自己又會忍不住做出點什麽腦熱的行為。

    “盈盈,我突然想起來今天中午約了李名海一起去醫院看我腳上的凍瘡,掛的是11點的號,你看都十點多了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就先走了啊。”

    我都說了,我說謊的水平越來越高了,簡直就是張口就來啊。最主要的是,現在都臉不紅心不跳了。

    盈盈聽我這麽說,並沒產生懷疑,立馬就同意了我離開:“好好,你快點去吧,這裏有我們就行了。”

    從公安局出來,我摸著胸口長吐了一口氣。然後就著著急急開車回家了。中午,很意外地收到了何藝揚的微信。

    “我已同意不追究王的責任,你可以放心了。兩天了,你腳上的凍瘡還沒見好嗎?”

    前一句話,我一看便明白了,但這後一句話,我就有些不太明白了。兩天了是什麽意思?還真有點莫名其妙。

    也許是他發錯了吧,我也不想和他多說些什麽,所以就直接回複了一句:“謝謝。”

    第二天我上班後看到王麗的辦公室空空的,不禁長長歎了口氣。但不知黎麗何時突然站在我了背後,大聲地咳了一聲。

    我沒防備,還被她給嚇了一跳。轉身隻見黎麗德行不改地環抱雙臂,高高地抬著頭,哼笑一聲,對我說道:“怎麽,還想坐回那個位子嗎?我勸你就別想了,那個位子今生和你是無緣了。就算王麗走了,它也不會落到你頭上。”

    我也不甘示弱,抿嘴笑了笑,坐了下來,邊整理著桌子邊對黎麗說道:“是嗎?看來黎總編是真有一手遮天的野心啊。我很佩服。”

    黎麗不屑地衝我冷笑一聲:“你要佩服的地方還多著呢,我們慢慢走著瞧。”

    “好啊。”我用破罐子破摔的心態回了黎麗。

    說真的,從震區走一遭回來後,越發覺得這個報社已經不再是當初我剛來時的那個報社了。雖然我仍然熱愛自己的這份工作,但也真心是累了。

    我最討厭職場上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原以為我們的報社會是一方淨土,卻沒想到也躲不過這些俗人俗事的紛擾。

    擠兌完我,黎麗便拍手向大家宣布:“社會部暫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主編,在新主編來之前,一切事務都由我全權負責。”說完還不忘陰陽怪氣地又對我說了一句:“祝你好運!”

    看來黎麗是要和我杠到底了,我還真是越發好奇,黎麗究竟是從什麽時候盯上我的?我到底是哪裏得罪了這麽一個祖宗。

    王謹為的事,我並沒有去找黎麗,而是直接找了副社長。副社長是我的老領導了,本來就對我去震區受傷的事情很是歉疚,所以我的報道案子一口就通過了。

    有副社長的簽字,王謹為的報道也在第一時間頭版頭條和大家見了麵。

    沒過多久,法院的判決也下來了,王謹為勒索未遂,再加認罪態度良好,當事人也不追究責任,特給予從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在王謹為被轉去監獄時,老齊兩口子特特和我一起去了公安局送行。老齊還答應他,畫會好好替他保管,等他出來賺夠了錢,一定完好無損地把畫交給他。

    在王謹為入獄後,盈盈兩口子也去了王謹為老家,看望了他的老母親,還給留了錢。我對盈盈他們兩口子簡直是崇拜的不要不要的。

    轉眼年底了,報社在放假前一天也和往年一樣,舉行了年底聚會。這次的年會安排在了一個會所內,與往年不同的是,可以帶著伴侶一起參加。

    我一開始也有意想帶李名海一起參加的,但仔細想想,我和李名海好像還沒有明確地確認關係,而且我也還說服不了自己,坦然無顧地向大家介紹李名海。

    最後,我還是獨自一人去參加了聚會。我以為單身的同事應該也不在少數的,卻沒想到一進會所,一眼望去竟然都幾乎看不到形單影隻的人。

    看著人家一個個成雙成對的,我還真有些不好意思了。還好,芝葉和元小圓見到我立馬就把我拉倒了美食區。

    我們組還真是最特別的一個小組,想必全社上下也沒有幾個組是全部單身而來的吧。元小圓還調侃道:“我們是黃金單身貴族小組。是今晚全場最耀眼的星。”

    但芝葉卻立馬就否認掉了元小圓的“加冕”。一把搶過元小圓手中的糕點,說道:“唉,誰說我們三都是單身的?隻不過某人不願意把藏在金屋裏的帥哥拿出來讓大家羨慕罷了。”

    元小圓立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兩眼放光地盯著芝葉問道:“誰呀,誰呀?不會是你吧?”

    這個討厭的芝葉,來時都發微信專門交待了別給你胡說,現在怎麽就說話不算數,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呢。

    我立馬就給芝葉使了一個要殺人的眼神,芝葉收到警告後不但沒有收斂一些,反而越發來勁了。

    她帶著挑逗的笑容伸出手指直指向了我,我正要開口阻止,手指突然就從我眼前移到了元小圓眼前,脫口而出一句:“你呀。”

    我這才大的鬆了一口氣,這個芝葉,竟拿我開玩笑,看我完了不收拾她。元小圓自然是和芝葉要爭論一番了。

    我也借機找了個安靜的角落靜靜地享受著音樂喝起了酒。年會年會,年底總結會,我獨自坐著竟也不由得總結起了這一年來的悲悲歡歡。

    不知為何,想著想著控製不住竟全部成了何藝揚。我真是厭煩透了現在的自己,這樣放不開,這般不灑脫。

    這樣的自己讓我越想越恨,最想越痛,手裏的酒也開始從品到喝再到大口地往進灌,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隻覺得喝著喝著音樂輕了,人影模糊了,最後連坐都坐不住了。

    我幹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隻聽到這時像是芝葉過來了,邊喊邊推了我幾下,然後就從我包裏拿出了手機,打起了電話。

    我迷糊中還帶著一絲清醒,知道芝葉肯定是打電話要找人來接我的,甚至還覺得要來接我的人肯定是何藝揚,不由得偷笑了起來。

    可是還沒等到接我的人,我已經徹底醉暈過去了。接我的人是誰,什麽時候去的,我根本一無所知。

    等我醒來不出意料,又是第二天早晨太陽朦朧之時了。我腦子剛清醒,就感覺頭疼的厲害,像被什麽東西重重地壓著抬都抬不起來。

    我隻能先睜開眼睛,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床雪白的被枕,然後我試著摸了摸被子下的床,好軟。

    不對啊,這不是何藝揚的床,我顧不得頭疼一下子坐了起來。果然我所在的地方不是何藝揚的臥室。

    那這到底會是什麽地方呢?

    何藝揚內心獨白

    我也希望接你的是我。以後不許你再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