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六十二章 社長,退社手續怎麽辦理

    早上的時間很快過去,“炎黃武社”的招新攤位前依舊人來人往,因為課程的緣故,攤位上的人不停的變化,剛入社的每個人都領略到了陳元五人被當做猴子來看的感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不過還好,興許是早上的事情已經傳開,看著他們的眼神已經沒有了那麽多的輕蔑和戲謔。

    而或許就是因為早上的事情,又或許是因為馬騰雲,西門烈等人的加入。

    下午的時候,招新處迎來了別開生麵的一幕。

    大一的學生不知道是在誰的鼓動下又或許是自發性的,瞅準課餘的時間紛紛前來申請,“炎黃武社”的申請表都被西門烈等人加印了三百份才堪堪足夠。

    這一消息一傳十十傳百,緊跟著上午的事件再次響徹臨江大學的每一個校園角落。

    不過沒有人太過驚詫,畢竟都是年輕人,都有著一份想要打破傳統的叛逆想法,更何況這個傳統確實是有一些過分而且名不正言不順。

    不知不覺間,臨江大學好像隻剩下了一件事情被所有人期待。

    “炎黃武社”對“臨江武社”,陳元對白階。

    前者是新興升起的火星,似乎下一刻便要燎原。

    後者是雷打不動的大山,壓在臨大每個人心田。

    這注定是一場舉世矚目的碰撞,甚至能吸引到全國所有高校的視線。

    周六的清晨,陳元和昨天早上的四人齊聚在了西門烈的宿舍,雖然天才蒙蒙亮,但每一個人的眼神都錚亮無比。

    昨日的戰果是在是太過豐厚,任誰都想象不到,除了自己人外,大一一千兩百多人足足有四分之一的人報名了“炎黃武社”。

    看著桌上摞的高高的一堆申請表,陳元也忍不住心中的喜悅。

    前世他大學也就是作為外部成員參加了一個電影社團,每周除了看看電影,偶爾和其他社團搞搞聯誼之外再沒有什麽參與感。

    而現在,自己足足管理著三百多人,他下意識的有些飄了。

    不過陳元很快就擺正了心思,明白這才是考驗的真正開始。

    從來沒有過管理經驗的他要想處理好這三百人,真的是一個不小的難題。

    想著這裏,陳元抬頭看向其他人,準備集思廣益。

    “怎麽樣,你們有什麽想法沒有?”

    五個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陳元問的是什麽。

    最先開口的是劉虛,他人很是活潑,思緒也自然跳躍性很強。

    “三百人不是小數目,肯定沒辦法一起管,得向其他社團一樣分而治之。”

    點點頭,西門烈穩聲道:“我在西華宗師大弟子,平時對師弟們也常常管束他們的陋習惡習,雖然人數不多,但還算有一點經驗,對待這些學生,盡管不能嚴苛,但更不能縱容。”

    聽著西門烈的話,陳元心中也是暗自點頭,他對於西門烈在社團中的位置早已有了想法,那就是總教練員。

    西門烈的性格極其合適,而且他自身就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最後再加上不錯的古武天賦,陳元覺得西門烈肯定不會辜負自己

    的囑托。

    “我們畢竟是武社,除了這些管理製度外,還得有能留住學生們的東西,光光是古武功法還不夠,得有一種不會太費力也不會太簡單的目標,讓他們能夠自律,這樣一來我們也不會太累。”

    說話的是鳳小六,他用手撐著頭,眼中盡是沉思。

    這一點陳元也有一些想法,但是並不完善,既然鳳小六提出來了,陳元便說道:“小六說的這個很重要,其實不光光是社團裏麵的目標,還有社團本身。”

    他頓了頓,看著五人認真的眼睛,繼續說著自己的理解。

    “雖然臨江武社就是我們接下來的敵人,但不能否認的是,這個社團對於大二大三甚至是大四的學生來說,是一個標誌,這一點我們必須學習。”

    聽聞,吳穹略帶讚賞的道:“不錯,一個社團最成功的標誌,就是本身的社團文化,這代表著社團不再單單是一個學校社團,而是一個象征,天南海北我社人。”

    陳元點頭,接著說道:“對,但這是最難的一點,不光是要靠所有人的努力,也需要時間的積累,我們暫時可以先放一邊,現在考慮的就是社團裏麵吸引人的事物。”

    “我之前是這麽想的。”陳元拿起紙筆,在上麵邊畫邊說,“因為我有辦法弄到很多古武,所以我們社團核心還是用古武來作為亮點,畢竟其他的東西暫時還拿不出來,而且古武的效果就立竿見影,隻需要上手就能明白其中不俗。”

    “但是這肯定不夠,所以要在活得方法上下功夫,我們可以無償教導,這也是我創辦社團的一大原因,但是他們必須有所付出,達不到要求沒有得到社團裏麵的古武功法,就不用來找我們,可以把這個當成一個獎勵製度,將古武的品序進行細化分級,就好像修為的s到g。”

    說著,陳元在紙上畫出了一個類似於金字塔的遞進關係圖,正是s到g,他指著最下麵的一層說:“最開始,所有人都在這裏,隻能獲得最基礎的g級功法,當然,我們的g級功法也必須要和學校大一的公開功法持平,最次也不能低出兩道線。”

    眾人緩緩點頭,都是修習古武的,他們當然知道兩道線代表著什麽,就像是修為的e級精英和e級入門的區別。

    “我們開始可以免費贈送一本功法,具體有哪些功法我會細挑,反正讓他們自己做一個選擇,再往後,想要獲得新的功法必須完成某些指標或者社團的某項任務,可以是活動也可以是別的什麽,這些教給小六你來弄沒什麽問題吧?”

    鳳小六一愣,心中對陳元暗暗佩服,這就已經把最適合自己的工作給弄出來了。

    “沒問題,我會盡快弄出一份詳細的製度和積分累計。”

    “不是盡快,是兩天之內。”陳元很認真的說,用筆重重點了點桌子,“我們的時間不多,你可以參考任務榜,但是最好不要照抄,要有自己的創新。”

    陳元現在想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盡善盡美,殊不知這為他以後的艱難路程埋下了伏筆。

    聽聞,鳳小六也神色嚴肅的點點頭,知曉了事情的輕重。

    如果“炎黃武社”是一個人的話,那麽他現在就是構建骨架的那一個。

    看到鳳小六的態度,陳元的心稍微放了下來,他相信鳳小六在這方麵的能力。

    鳳小六本身就是一個善於發現細節的人,大體的製度其實已經被勾勒了出來,就是需要像他這樣完善細節的人。

    “這些完成了之後,最重要的一點來了。”

    五人凝神看向陳元的雙眸,安靜的等待下一句話。

    “場地。”說著,陳元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我問過校方了,現在學校內沒有哪一個場地能適合三百人同時一起練習古武的,雖然到時候每個成員所修習的古武肯定都不一樣,但是因為是學生社團的性質,我們很難在這幾天把時間和日期細化分別下來,也申請不了一個固定的校內場地。”

    “對,臨江武社之所以有固定場地那是因為他們的人隻有五十個,進行社團活動的時候隻需要找那幾個大的教室就行,可是我們不一樣,人太多了,光是第一次會議就很難找到場地。”

    皺著柳眉,寧夕一臉憂思緩緩的說著。

    陳元卻是輕輕一笑,道:“第一次會議的事情不用擔心,我已經解決了,難點是後續的場地,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什麽想法?”

    思索了一陣,吳穹開口說:“這樣的話就隻有找校外了,我們學校附近是有合適的地方的,但就是不知道其中的細節。”

    聽到這話,陳元心中的石頭落了地,隻要有場地,那麽就能去嚐試了,實在不行就讓馬騰雲買回來,大不了自己給他開點小灶,反正這小子一不缺錢,二也不會再臨江大學待很久。

    “那個場地吳穹學姐你等會告訴我在哪,我親自去看看。”

    吳穹答應了下來。

    “那麽最後,就是社團工作人員和普通成員的區分,還有具體的部門劃分和職能細節。”

    這時候寧夕微笑著說:“這個就我來吧,吳穹你也來幫幫我。”

    陳元一愣,他本來是不打算麻煩寧夕的,因為他知道寧夕最近在忙著規劃畢業後的事。

    興許是看出了陳元眼中的擔憂,寧夕燦爛一笑,柔聲道:“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我的,職業規劃而已。”

    “行,那你要是累了就跟我說,我來幫你一起做。”

    陳元同樣抱以微笑,眼神溫柔,像是要把寧夕擁入懷中。

    “你也是哦。”

    看著兩人無形的撒糖,鳳小六突然轉頭對吳穹說道:“老婆,你那邊要是累了也跟我說哦。”

    “神經!”

    雖然是這麽說,可吳穹的臉上還是能看出絲絲愉悅。

    劉虛下意識的和西門烈對視一眼,剛興起同是天涯淪落的感受就看見西門烈掏出靈能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師妹,我這幾天有些忙,可能陪不了你了,啊,不是,沒事的,你不用來幫忙,沒事的沒事的,行吧行吧,隻要不耽誤你想來就來吧。”

    沉默了一會,劉虛微笑著站起身來。

    “社長,退社手續怎麽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