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zzhyyy.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六十七章 那你怎麽不換呢

    晴嫂愣了愣,才反應過來。(看啦又看小說網)

    她太感激麵前的主人了,還知道體諒她們保姆的辛苦。

    “盛總,晚上你想吃什麽菜?還有湯。”

    “隨便。”盛夏脫口而出。

    稍稍頓了下,他才發現到她的難為情。

    “晴嫂,你看著辦吧。什麽菜有營養,你就做什麽菜。”

    “嗯。好的。”

    晴嫂快速收拾好餐具裝進包裏,“盛總,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點兒。”盛夏淡淡地叮囑一聲。

    “謝謝盛總。”

    晴嫂快步走出了病房。

    ……

    盛爸盛媽吃過午飯後,在家裏午休,心裏卻很是不安,一直掛著宴語菲的病。

    下午,盛爸盛媽去了軍區醫院。

    隻因為今天是周末,他們要找的人都沒有值班。

    於是,他們買了禮物去到醫生的家裏。

    三個醫生聚在其中一個醫生的家裏。盛爸向他們講述了宴語菲的情況後,希望他們能幫忙出個好主意。

    醫生聽完後,各自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盛爸提出希望他們能到醫院裏幫忙一起給宴語菲會診一下。

    三個醫生都說要看到檢查報告後,才能定論。

    盛爸表示會去醫院跟主治醫生協商一下。

    回到家裏後,奶奶嘮叨著:“語菲跟盛夏這個周末怎麽沒回來?”

    盛媽隻得趕忙向她撒了個謊。“盛夏最近比較忙。等他忙完這一陣子,就會回來的。”

    奶奶信了盛媽的話,也就不再追問了。

    ……

    晚上,武湘跟蔡若莧,還有王素婭又來醫院了。

    病房裏很安靜。盛夏坐在病床旁。

    今天盛夏的心情沒那麽差,對於她們三個人打招呼叫他時,他的臉上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武湘問:“語菲你今天感覺怎麽樣?”

    “還好。”

    王素婭接著問:“語菲你吃晚飯沒?”

    “吃過了。”

    蔡若莧把病房掃了一圈,見隻有盛夏一個人在醫院裏陪她,便好奇地問:“語菲你爸媽今天沒來呀?”

    “回去了。”

    盛夏站起身指著旁邊的凳子,“你們都坐吧。”然後,他就走出病房了。

    蔡若莧又問:“語菲你家婆知道你在醫院裏嗎?”

    “知道。”

    武湘跟蔡若莧和王素婭三個人對望了一眼,又一起把視線投到宴語菲的臉上了。

    蔡若莧問:“語菲你家婆有沒來看你?”

    “有。”宴語菲微微點了下頭,“盛夏他爸媽今天都來了。”

    頓時,蔡若莧的臉色變得好難看。

    武湘望了蔡若莧一眼,很快她就明白她的心思了。

    不過,她還是裝作表麵很平靜的樣子。“語菲,你家公家婆待你可好啦。嗯。好羨慕哦。”

    聽到她這句話,宴語菲的臉上蕩漾著幸福而又自豪的笑容。

    一直以來,她總是覺得她比武湘她們幾個的運氣要好。她竟然在第一份工作裏就遇到了盛夏,並且他們盛家人全部待她就跟親生的女兒一樣。

    “嗯。是呀。我爸媽,還有爺爺奶奶們對我真的很好。”

    王素婭接過話來,“語菲,要是我有你一半的命好,那我就很知足了。”

    “素婭你將來一定會很好的。”頓了頓,宴語菲盡管身體不舒服,可是,她卻抑製不住內心滿滿的幸福。“盛夏他媽今天來病房看我,還說讓我換病房。”

    換病房?武湘一時沒反應過來,“語菲,她讓你換什麽病房呀?”

    說起換病房來,蔡若莧立馬就想起了上次宴語菲在酒樓的樓梯上摔倒的事來了,那次盛媽對她也是很好的,還讓她住到了vip病房。當時呀,她可是嫉妒死啦。

    於是,她便脫口而出,“當然是vip病房啦。”

    宴語菲的嘴角揚起了笑容,“若莧你真聰明。”

    vip病房?武湘隻覺得今天的腦子很遲鈍似的,就連平時說話不經過腦子的蔡若莧都反應的比她要快。

    想到這裏,她還是滿腦子的疑惑。既然盛夏他媽都讓你去住vip病房了,那你怎麽還住在這大病房裏呀?

    “語菲,vip病房那麽高級,又挺清靜的。那你怎麽不換呢?”

    宴語菲眨巴了幾下眼睛,“要換的。那房間裏還住著人,說是明天退病房。我想可能要等到周一才可以換吧。”

    武湘“哦”了一聲。

    蔡若莧的臉色更加難看了,沉著一張臉,就像是有人欠她幾百萬債似的。

    王素婭也是羨慕至極。不過,她倒是實話實說。“語菲,住到vip病房裏,晚上睡覺也就有保障了,沒人會吵到你了。”

    宴語菲微笑著“嗯”了一聲。

    武湘又問:“語菲你還要住幾天呀?”

    她嘴上雖然是這麽問的,隻是她心裏卻不是這樣想的。一個小感冒而已,還用得著小題大做嗎?

    想著宴語菲在婚後享受著如此美好的待遇,她的心裏難受極了。就算再有錢,也不至於連個小感冒也要住vip病房吧。

    宴語菲怔了怔,才意識到差點兒就說出自己的實情了。“呃。那個,我過兩天就回家了。”

    過兩天?蔡若莧陰著臉,也就幾天時間而已,你家婆竟然把你看得如此嬌貴。

    蔡若莧又把病房的其他床位掃了一眼,病房裏的病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有。她真有些氣不過了。人家不也是人嗎?人家就能住普通病房,就你不能住。

    她望向宴語菲,開口的語氣有點兒生硬。“語菲,你都住不了多久,還換什麽房間呀?”

    王素婭拽了拽蔡若莧的手,“若莧你怎麽這樣說話呀?難道你就希望語菲在這醫院住很久啊?”

    武湘的嘴角浮現一抹得意的笑容。心想,你蔡若莧就是沒腦子,又說錯話了吧。幸好,盛夏沒在病房裏,否則,你就等著挨罵了。

    同時,她也在心裏幸災樂禍。王素婭當麵揭穿了蔡若莧的漏洞,恐怕蔡若莧也會對你王素婭不爽吧。

    其實,說白了,武湘也是希望她們幾個之間爭來鬥去的。然後呢,她從中坐收漁翁之利,並且,還可以在她們中間充當好人。

    她衝宴語菲暖暖一笑,“語菲,我們都希望你馬上就能出院。像你呀,周末跟盛夏回家吃頓飯,還可以坐在自家的後院裏,看看花草,曬曬太陽,寫寫畫畫的,那該多幸福啊!”

    宴語菲頓時對武湘充滿感激之情,還是武湘最懂她啦。“嗯。是啊。我也是這麽想的。”

    正說著話,梅嫂進來了,手裏還拎著一個保溫桶。

    當她看到病床邊坐著的三個人是武湘她們時,她的臉色突然暗了下來。

    她徑直走到床頭櫃前,把手裏的保溫桶放到了櫃子上。

    王素婭發現她來了,打著招呼:“梅嫂你來了。”

    梅嫂點了下頭,“嗯。你也來了。”

    武湘跟蔡若莧照樣是忽略了梅嫂的存在,對她視而不見。

    梅嫂望向床上躺著的宴語菲,微微一笑,“語菲,我帶了湯過來,你現在想喝嗎?”

    “不喝。”

    梅嫂在病房了搜尋了一圈,沒看見盛夏。“語菲,盛總呢?他是回家了?”

    “沒。”宴語菲把頭往上抬了抬,“哦。他可能出去外麵了。”

    梅嫂走出病房,在走廊的最盡頭看到了盛夏,她快步走上前,“盛總,你早點兒回家休息吧。明天你還要上班。”

    盛夏沒吭聲,看都沒看她一眼,立馬提步朝著病房走去了。

    梅嫂跟在他的身後。

    盛夏走到床頭,朝著宴語菲揚了揚唇角,“怎麽樣?沒什麽不舒服吧?”

    “沒。”

    梅嫂知道他馬上就要走了,連忙說:“盛總,我帶來的湯,語菲她不喝,要不你喝了吧,省得浪費了。”

    盛夏把臉轉向床頭櫃上,盯著那個保溫桶看了一會兒,才開口:“給我裝一碗湯。”

    “嗯。好的。”梅嫂趕緊拿了一個幹淨的碗,盛了一碗湯遞給他,又拿了一個湯勺給他。“盛總,你得趁熱喝。”

    盛夏看著碗裏的湯,沒有浮起一層油,大概是她們在家裏把上麵的油除掉了。

    他把湯勺放到碗裏,望向宴語菲,“起來吧,喝湯。”

    宴語菲垂下了眼眸,裝作沒聽見他說的話。

    見狀,盛夏把湯碗放在床頭櫃上,起身把她扶起來靠在床頭。

    宴語菲把臉往旁邊偏了過去,“我不想喝。想睡覺了。”

    “喝完,再睡。”盛夏並沒有留給她商量的餘地。

    他端起湯碗坐了下來,舀了一勺湯送到她的嘴邊,也不說話。

    宴語菲明知拗不過她,隻得張嘴喝了湯。

    盛夏笑了。他又舀了一勺湯,喂到她嘴邊,“再來一勺。”

    宴語菲皺著眉頭,閉上眼睛,張口喝了湯。

    盛夏的笑容越來越溫暖了。“味道還行吧?”

    “嗯。還可以。”

    宴語菲說完,便知道自己又上他的當了。可是,已經沒有反悔的餘地了。

    “好喝,那你就繼續喝。”盛夏又舀了一勺湯送到她的嘴角邊。

    坐在旁邊的武湘跟蔡若莧,還有王素婭,她們今天可是再一次地見證了他們的恩愛。三個人心裏各自想著心思。

    宴語菲晃了下腦袋,“喝不下了。”

    盛夏望著碗裏的湯,“就兩口而已。你閉上眼睛,一口氣就喝完了。”

    武湘接過話來,“語菲,你得多喝點兒有營養的湯水。”

    站在旁邊的梅嫂卻在心裏埋怨著宴語菲:我讓你喝,你不喝。看來,還是盛總有辦法對付你。你不喝,等會兒你還不是把這碗湯喝完了。

    王素婭看著宴語菲那虛弱的樣子,也替她擔心,便說:“語菲,你多喝幾口吧。梅嫂給你帶來的湯都是營養湯。”

    盛夏拿起碗裏的勺子,幹脆把碗堵在她的嘴邊,“快喝。”

    宴語菲知道逃不過他,咬了咬牙,閉上眼睛,張大嘴巴,一口氣喝完了湯。

    盛夏看著空空的湯碗,舒心地笑了。